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争婚影后:厉少请节制

上架时间:2018-01-15

争婚影后:厉少请节制 已完结

争婚影后:厉少请节制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风铃上的翅膀 分类:总裁豪门

那日,跌落下楼,渐渐流失的力气,飘扬在外的窗帘和蔚蓝的天空,让她满腔的热血通通被仇恨所充斥。从此,命运反转,重来一次的人生,会有怎样的光芒?初遇,她还是那个人人看不起的胖子,却将他解救出了困境。再遇,两人隐婚,从此踏入了娱乐圈的深海。自此的每个夜晚,为了减肥而拼命着,为的是心中的明星梦,更是为了将曾经的渣男拉下水。厉家宅内。“你放心,从今以后我定不会再让你难过受委屈。”从此,如花美眷为君守,后来韶华不复白头到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老公在和别人私会,去不去由你。兰陵酒店,房号108,房卡放在前台。”

  后背一片汗湿。

  一个小时前,她收到了这条短信,一个小时后,她已经在这个房间的衣柜里。

  衣柜里狭窄,她肥胖的身子缩着,低眼看了看自己凸出的小肚腩,心里一阵绝望。

  十年婚姻,或许她是疯了才会起这样的疑心……但是想起陈泽对自己的每一个嫌恶的眼神,怀疑在一瞬间滋长。

  她闭着眼睛,深吸了口气,希望今天的一切只是白费功夫。

  “滴。”门突然有了响动。

  白韵尔猛地抬头,睁大了眼睛。

  门外嬉笑声钻进了她的耳中,脚步声也随着关门声移进了门内。

  “你讨厌!猴急什么!”女人的声音甜美而清亮,带着些许媚意,十分熟悉。

  白韵尔的瞳孔一缩,缓缓伸手,抵着衣柜,颤抖着开了一条缝。

  “想死你了,能不猴急吗?你让我天天对着那老肥婆,都快忘了自己还是个男人了……宝贝来……”陈泽的声音带着笑意,伸手将女人一搂,转身便压上了床。

  白韵尔瞬间红了眼眶,死死咬着牙。

  是他!真的是他……

  她十年的枕边人,她孩子的父亲!她无怨无悔付出了这么多年的人!

  陈泽的手迅速动作着,没两下就将女人的衣服给剥了,女人嬉笑着打了他一下,十分娇嗔。

  “你今天出来,那女人没说什么吗?”

  “她还能说什么?放心,白家现在也只剩一个她了,钱也拿了,名也得了,她现在就算是发现了也掀不起什么浪,除非让那两个把她宠成一头猪的父母从棺材里跳出来,你说是不是,宝贝?”陈泽伸手挠了女人一下。

  女人的笑声咯咯作响,坐了起来,两人在床上打闹着。

  愤怒瞬间溢满了白韵尔的眼眶,她发抖,战栗,几乎将眼睛给瞪裂,此刻只想冲出去把这个畜生的嘴给撕裂!

  她眼睛一抬,目光正好对上了那个女人的脸,全身都僵硬了一秒。

  孙晓彤?!

  怪不得……怪不得她觉得这么熟悉!母亲生前的学生,她怎么可能不认识?

  “啊……你慢点……”孙晓彤突然低低叫了一声,身上已经光裸,妖媚得能掐出水来。

  陈泽的喘息声更重了,低声笑了笑:“小妖精,我这一天到晚的被你吸干,回去看见那死肥猪就想吐,你说她哪来的脸顶着那样的身材,还天天腻在我身边?”

  “受不了啊?受不了就离婚啊。”孙晓彤笑着道。

  “现在不是时候。”陈泽含糊地说了一句,动作大了起来。

  孙晓彤瞬间叫出声,毫无顾忌的呻吟,陈泽的喘息声更重了。

  畜生!

  白韵尔堵着耳朵,不断地让自己冷静,再冷静……她不能冲出去,不能……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录音,让他净身出户……

  “啊……啊……”撞击声和床板摇晃声一下一下打在白韵尔的心里。

  她的手指用力收紧,死死掐着自己的手心。

  陈泽突然慢了,笑着,喘息道:“你别急,婚迟早要离,但要有个名头吧?好端端的离婚不太现实,等时候到了,随便找个人,给她下个药,到时候传出个婚内出轨的淫乱名声……”

  下药?婚内出轨?

  白韵尔脑子里嗡地一声,控制不住自己从心底里燃烧起来的怒火,瞬间爆发出来。

  “陈泽!”白韵尔冲了出去,伸手便将一边的衣服和一切够得到的东西都朝着陈泽的身上砸去。

  “啊!”孙晓彤尖叫起来,慌乱地拿着被子裹起自己。

  陈泽来不及反应,嘴巴微张,愣愣地看着从衣柜中出来的人,半晌脸色突然一沉。

  “你为什么在那里!”他出声质问,迅速拿被单将自己一裹,黑着脸站了起来。

  “我为什么在那儿?”白韵尔快要失控,“陈泽,你怎么不问问你为什么在这儿?”

  陈泽冷笑一声开口道:“既然你看见了,也没什么好瞒,省得我以后多费口舌去演戏。”

  “十年了,陈泽。”白韵尔死死忍着眼泪,崩溃地开口:“我每天绞尽脑汁地讨好婆婆,照顾你全家,为你安心生孩子养孩子,什么时候有过一句怨言?你现在走的每一条路都是白家的资源白家的钱!你刚才说什么?那些话是人该说的吗?你都做了什么啊?”

  最后一句,字字崩溃,哭腔终于忍不住,在整个房间里蔓延开来。

  陈泽眼睛一眯,眼底有一瞬间的复杂,但表情立刻阴狠了起来。

  “是啊,你当然清楚自己对我的好,你想过我受的是什么折磨吗?”他轻蔑而厌恶地盯着白韵尔,“你每天起床都不照镜子的吧?谁他妈愿意跟一只猪躺在一起?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不碰你吗?要不是为了白家的钱,我会甘心受这种委屈?我是一个正常男人!哪个正常男人看着你能受得了?我出来找找乐子怎么了?”

  “说出这种话,你简直不是人!”白韵尔尖叫着扑上去,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空气中有一瞬的寂静。

  “你他妈打我?”陈泽瞪着眼睛,伸手将白韵尔一拽。

  她颤抖着,脸色已经白了,嘴唇没有任何血色,视线一片模糊,“结婚前你要这么说了,也不会有这十年!”

  她说着努力挣开他的桎梏,往后退,但陈泽的手攥的很紧,跟着她挪动步子,面目可憎。

  “你能耐了是吧?我就是利用你怎么了?利用白家怎么了?你还能怎样,白韵尔,我就问你还能怎样?别给我蹬鼻子上脸的,有什么委屈都给我忍着!你还真以为我是你爸妈?”

  话落二人已经退到了阳台,陈泽掐着她的脖子就按向窗前。

  白韵尔大力挣扎,陈泽挥手就是一个巴掌,张口朝着白韵尔的脸上啐了口痰,“臭婊子!”

  白韵尔双手挥舞着,头像是要炸开一般,整张脸都涨得通红。

  “你就是个……畜生……这事情传出去……你以后别想接到一部戏。”她一字一句从牙缝里蹦了出来,猛地一甩。

  陈泽冷不丁被她甩开,脸色更加阴沉,眼神已经猩红。

  白韵尔不断咳嗽,下一秒又被人一扯,狠狠撞向窗前。

  砰!一声闷响。

  她勉力撑起身子,再次被陈泽拎了起来,心突然一狠,用尽全力朝着陈泽的裆部一踢!

  陈泽一声闷哼,下体一阵疼痛。

  “狼心狗肺的东西!没有白家你就什么都不是!”白韵尔眼眶红着,不顾一切地冲着陈泽大吼:“是我瞎了眼自作自受!十年青春都喂了狗!今天要是不让你身败名裂,我白韵尔三个字倒着写!”

  “臭婊子!”陈泽咒骂着,抓着她的头发狠狠往窗前一推。

  白韵尔挣扎着,手指在他脸上狠狠一抓。

  陈泽用尽全身力气推着,再次往墙上一撞!

  她一阵眩晕,耳边嗡嗡作响,只听见陈泽怒吼和狂躁的嘶哑声在头顶炸响开来。

  “我让你倒着写,去死吧!”

  白韵尔只见眼前他阴鸷狠辣的表情晃动了一下,她心里一惊,来不及叫喊出声,整个人不自控的往后一栽,急速的下坠感席卷全身……

  视野中最后看到的是陈泽扭曲厌恶的脸,和被风扬起如同旗帜一般的白色窗帘。

  视野中的东西迅速后退,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和随即而来炸裂在脑海中的巨大骨裂声。

  砰……

  恨意从她的每一个微弱的呼吸中溢了出来……她心里在怒吼,在尖叫,力气却渐渐流逝……

  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深蓝无云的天空。

  陈泽,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