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绝世武尊

上架时间:2018-09-26

绝世武尊 已完结

绝世武尊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血在烧 分类:玄幻仙侠

少年杨真,苍厄天生,与魔鬼交易,以命换力,逆行征途,沿路斩尊神,长枪所向,动乾坤,逆日月,终成绝世武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圣灵帝国,玄心城,金乌山顶。

长枪的匹练光芒如同扭动的灵蛇般游走八方,每一枪的刺出挑动都如同渲泻着肆意的情怀般,只是这却是种苦涩的情怀。

持枪而舞者,乃是一名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朗朗剑眉,炯炯目眼,只不过凄凄哀神。

“果然天断我路,我杨真年方十五便已力敌通脉强者,杨家上下年轻代谁能与我争雄,可为什么我却是苍厄之体无法练气。又为何我练体雄才过人天地却又不允练体之道而行?我恨啊!”

恨欲狂,杨真舞动长枪,阵阵威风扫荡,似乎神兵天将,点点枪花,条条银线,尽展杨真战之底蕴,力之顽强。

半晌过后,杨真汗如雨下,一身气力已然空虚,然杨真激奋之下为破身躯潜力极限,硬是不止枪光。最后结果只是力尽而已,浑然无用。

悠悠叹息,杨真无奈收枪,目光微微一暗,这一次依旧还是毫无寸进。

“为什么给了我希望,去又要让我绝望呢?为什么?”杨真哀叹,却已经无力再展枪光,因为杨真知道,无论他再如何努力的修炼,他依旧再无一丝进境。

杨真常愿能够早生一万年,因为那时候,练气炼体并行于世,大道兴隆,百家争鸣,而如今之世,炼体之道已废,无论如何努力也达不到脱胎级别的炼体之境。

而杨真又是受上苍诅咒的苍厄之体,空有一身炼体神资,天生百窍贯通,竟然欲行无路,可悲之极。

正悲怆间,一道身影乍现,冷嘲:“三哥啊,修炼如何?可有进境?”

这是一名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年,与杨真乃是同族,名为杨宏,是杨真族弟,却与杨真关系并不和睦,或者说,整个杨家上下,尽皆针对杨真这一脉,至于理由没有其它,唯独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惹了众怒。

杨真之父杨涛,力冠群雄,正值当年,然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已达改命之境,为杨家发展立下汗马功劳,深受家主杨云溪器重。

延续到了杨真这一代,杨真继承了其父的修炼悟性与资质,但是却苍厄之体加身,炼体无路,终极反差之下,致使以往大伯,二叔,四叔与各自子女之间,对杨涛极尽华彩的艳羡嫉妒之意,竞相爆发出来。

“三哥,我已经练气十重了,再过不久就可以通脉了,你说通脉之后,我会有多强呢?”杨宏啧啧连语,以其能够破境来刺激杨真,杨真瞳孔微微一缩,神色一沉:“杨宏,莫非是你觉得你可以胜过我了吗?”

“不不不,怎么会,玄心城谁人不知道你练气境无敌,我现在怎么敢这么想的!三哥你不要激动,是爷爷叫我来找你,回家参与家宴的!”杨宏嘿嘿笑着,看上去是幸灾乐祸的模样。

“我知道了!”杨真缓缓的点了点头,也不管身后的杨宏,独自下山,杨真的下山方式就是纵身从山顶一跃而已,但是凭借矫健的身手,触动山间岩壁之机可以不断泄力,这等下山方式,着实震惊了身后的杨宏,杨宏瞳孔一缩,脸上闪烁嫉妒的神情,杨真十五岁,但是却打败玄心城练气一境无敌手,这样的能耐,让杨宏羡慕不已。

“哼,牛什么牛,就算你能够打败练气无敌手,你也终身止步于此了,苍厄之体无法修炼,当世又无法修炼炼体之道,你注定一辈子只是个蝼蚁,等我通脉之后,我在好好的碾压你一番!嘿嘿!”

杨真纵身形容灵猿,在杨宏才只到山腰处时,杨真就已经下山了,杨真没有一丝要等杨宏的意思,虽然是本家同族,但是彼此之间却并不和睦,杨真又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人,更加不愿与之为伍,独回杨家。

杨家,乃玄心城四大家之一,四大家者,杨,王,陆,钟,在加上至高无上的城主府,以及一众零零碎碎的小势力,便成就了玄心城的势力构架。

杨家虽然是第二序列势力,但是除却城主府之外,杨家说一不二,然而这份殊荣,却是杨真之父杨涛,打下来的,杨家能够有今天,杨涛之功,足以分割半壁江山。

杨涛若是想要分家自立的话,杨家之中多半人都会愿意跟随杨涛。

“三少爷!”杨真归家,杨家仆役纷纷见礼,以示敬意,尽管杨家甚至整个玄心城都知道,杨真苍厄之体,没有未来,但是却尽皆尊敬杨真,一是杨真乃杨涛之子,而来杨真自己足够努力,练气无敌之名,无人能比,足见努力。

“三少爷,你回来了,家主正在举行家宴,此前遣派四少爷前去找你!”一名看上去十分忠厚老实的中年人,恭敬的道,此人名为赵福,乃是杨涛的心腹之人,被杨涛派来在这里等待杨真。

“我知道,杨宏在后面,一会就回来了!福伯,我一身都是汗,弄些热水我要洗澡换身衣服!”

“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干净的衣服也准备好了!三少爷我们直接就可以走!”说着,赵福领着杨真离开,路上赵福沉声道:“三少爷,你大伯之子杨广已经通脉了,主人让我叮嘱你一会家宴的时候,一切小心!”

杨真闻言,眉头微微一挑,“杨广通脉了,我明白了,此次家宴,杨广应该会挑战我,杨家三代首席的位子!告诉我爹,没事!杨家三代之中,一日无人脱胎,一日都是我杨真当道!”

话毕,杨真快速的去梳洗,换衣裳,望着杨怎快速离去的坚挺背影,赵福微微一叹,以杨真如今之表现,尽皆不输于其父杨涛,只可惜,杨真是苍厄之身,天弃之人。

杨真速度极快,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就已经梳洗完毕,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此前练功之时穿的的武人衣服,而现在却是一身公子装,俊雅刚毅。

“福伯,我们走!”杨真道。

“是,三少爷!”赵福躬身跟在杨真身后,往家宴地点,四季阁。

四季阁,家主杨云溪花了不少的心思,一地有四景,春夏秋冬现一地,杨云溪常在这里接见客人,亦或是举行一些活动,比如家宴。

家宴,顾名思义,参与者尽皆都是杨家嫡系,而杨家虽然是玄心城第一家但是繁衍如今也只有三代而已,因此,人数并不多。

此刻,杨云溪高居主位,身着素色,头发已经白了,但是虎目开合之间,依旧闪烁精光。

大伯二叔父亲四叔尽皆都坐在一旁,面带笑意,其乐融融。

“孙儿杨真,拜见爷爷!见过大伯,二叔,四叔,兄长,小弟!以及数位婶娘!”杨真进入四季阁内,一通见礼,不卑不亢,很有大将风范,杨云溪看着神色一喜的同时却隐隐有些黯淡之意。

杨家第一代,他辛苦创业,二代之中,虽有四子,但是除却杨涛出类拔萃之外,其余只是泛泛之辈,三代之中,杨真子承父资,但却苍厄废体,这让杨云溪隐忧不已。

“真儿,起来,入座吧!今日是家宴,无需拘束!”杨云溪慈祥道。

“是!”杨真恭敬,旋即,来到杨涛身旁入座,杨涛神色不变,但是杨涛之母尹雪却慈爱的看着杨真,握着杨真的手,紧了紧。

“爹,娘!”杨真笑着道。

身处世家之中,杨真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是却早早便经历了尔虞我诈,世家之内除却父母可以无条件相信外,恐怕也便没有谁了。

“三弟,近来不知修炼如何?可有进境,为兄不久前方才突破通脉之境,今日大家都在,不若你我兄弟二人,切磋一番如何?”杨真方及落座,杨真大伯,杨雄之子杨广,便迫不及待的邀战。

杨真谦卑笑着:“大哥,恭喜你破境通脉!不过今日爷爷举行家宴,恐不合时宜,不若改日再切磋,如何?”

“三弟此言差矣,爷爷,以及诸位都希望我杨家能够强盛不衰,我们小辈之间切磋,爷爷也是必然乐意面见的!”杨广狡诈一笑,旋即目视杨云溪,恭敬道:“爷爷,您说呢?”

“广儿已经通脉了吗?”杨云溪目中精光一闪,三代之中无人能够通脉成功,而其余三家之中,已经皆有通脉者了,杨家虽然成为了第一家,但是终究还是底蕴不足,此刻杨广通脉成功,杨云溪顿时一喜。

“是的爷爷,广儿,半月前通脉,如今已经稳固了境界,并且已经通脉三重了!”

“好好好!”杨云溪有些激动,未曾想到杨广竟然能够连破三小境。

“爷爷,杨家规矩一切的一切,能者居之,三弟居杨家三代第一人的位子已经很久了,心力沉重,恐不胜其烦,广儿身为三代嫡长,愿为三弟接下这重担,恳请爷爷成全!”

“这……!”杨云溪微微一滞,光顾着高兴却忘了这一茬,能者居之,是他立的规矩,自然是要遵守的,但是杨广匆忙间提出,难免会处置不当,贸然的话,恐怕会引起不和,一时间,杨云溪有些进退不得。

“三弟,你觉的如何?“杨广霍然回身,目光逼视杨真。

“大哥,今日便要如此吗?”杨真神色不变,沉凝道。

“不错!”

“福伯,取我枪来!”杨真更加干脆,淡淡的道。

“真儿!”杨真之母,尹雪神色有些担忧之意。

“母亲放心,真儿自有分寸!”杨真霍然起身,与杨广对立在空地之处。

肃然冷风扬起,吹动杨真的发丝,杨广笑道:“杨真,三代第一人的位子,今天你该让出来了!”

杨广武逼,杨真凛然不惧,虽然他并不在乎三代第一人的位子,但是这个位子对他父亲来说,还十分有利,因此杨真还不能够让出去。

硕天一阵银华,赵福复归,取来了杨真的烈火真金枪,长枪在手,天下我有,杨真右手执枪斜指穹霄,目光凝视杨广,沉声道:“大哥,出手吧!”

“且慢,久闻三弟玄心城练气境无敌之名,为兄深感不如,但是如今为兄已经通脉,恐有以强欺弱之嫌,不若便有为兄让三弟三招如何?”

杨广一边抽刀,一边笑言,欲在杨家众人面前,一立威严。此刻居高临下之态,一显无疑。

杨雄闻之,哈哈大笑,“我儿,有长者之风范!”

“大哥说的是,广儿确实不凡!”除却杨涛之外,杨艺,杨铸二人尽皆出言赞美,杨雄欢喜更甚。

“夫君!”尹雪担忧儿子安危,抓着杨涛的胳膊,目露恳求之意,其意是希望杨涛平息此战,杨涛在尹雪耳边低语,“这一战,躲不开!相信真儿!”

“大哥,狂妄最后只能够招来罹患,让我三招,大可不必!”杨真冷笑,区区通脉三重,还不够格,他虽然进境无路,但是镇压杨家三代,其余各家年轻一代的资本还是有的。

“我为你兄长,让你三招也是应该的!”

“好,既然大哥一意坚持!那小弟就献丑了!”

杨真神色微微一凝,浑厚猛劲灌入枪体之中,他无法练气,但是却可以炼体。

自从炼体之道断绝以后,圣灵帝国便已经开放了所有的炼体绝学,玄黄不灭体,虚空雷霆法,九转混元功,霸下炼体诀,诸多炼体时代的绝学全部都开放了。

但是无论开放多少,炼体之道最多也就只能够修炼到通脉层次,通脉之后,便断路,如今杨真便到了这个层次。因此杨真堪比通脉,堪比的不是通脉一重而是通脉九重巅峰。

以杨真通脉九重巅峰之战力,力压玄心城年青一代,至少还能够镇压两年之久,两年之中如果没有人能够脱胎,那么就是杨真一人的纵横。

杨广想在杨真手中夺下三代第一人的位子,除非杨真不想要了,否则就得等着。

长枪灌力,猛劲轰击,凶力之下,破风灭魂,此番威势之下,杨广登时变色,三招之让,立时崩毁,闪身逼退,抽刀抵挡,身形连退。

“大哥,你不是说要让我三招吗?为何,第一招便失了信义,出尔反尔可坐不稳三代第一的位子!”杨真戏谑一笑,长枪依旧保持着出招之势,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流动着一股矫健之意,壮硕的筋肉宛若一头头扭动的大龙,在吞吐着强息。

“内劲,这个时代能够修炼出内劲的炼体者可是不多了!”杨云溪一阵惊呼,甚至远比杨广成为通脉三重还要震惊,杨广已经十七岁,才成为通脉三重这根本就不算什么,杨涛十七岁时,已经脱胎之境了,之所以欣喜乃是因为杨广是杨家三代之中,第一成就通脉境之人,如此而已。

但是如果说杨广让杨云溪惊喜的话,那么杨真却只是震惊了,杨云溪万万没有想到,杨真竟然修炼出了内劲来。

当今之世,炼体能够修炼到通脉巅峰不假,但是所需要的资源太过庞然,杨云溪虽然惋惜杨真,但是却也不会耗费过多资源让杨真达到炼体通脉层次。

可是没有想到,杨真竟然不声不响的就练出了内劲,能够练出内劲的炼体者,几乎已经登堂入室了。

可是按照古籍记载,内劲唯有脱胎级炼体者才能够拥有,杨真拥有内劲超出了杨云溪的意料。

“什么?内劲,这不可能?杨涛,你到底浪费了杨家多少的资源在你这个废物儿子身上?”杨雄震惊过后,勃然大怒,指着杨涛的鼻子骂道。

打死杨雄也不敢相信,杨真一个十五岁的小子竟然能够修炼出内劲来,这已经不是炼体之道盛行之时,炼体之道断路,想要练出内劲更是难上加难。

杨涛闻言,变色,沉声道:“大哥,你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请不要污蔑我,我杨涛为杨家可谓是兢兢业业,该是我的我才用,不该是我的我从来不动,真儿的修炼我根本无法给予指点,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努力,请不要说他是废物,我的儿子,不是废物!”

“不是废物,苍厄之体难道还不是废物吗?你这话纵观整个玄心城,整个元央郡都是个天大的笑话!”

“你……!”杨涛大怒,怒目直视杨雄。

“爹,何须动怒?儿子给你打回来!”杨雄之言未曾遮掩声音,杨真听得是一清二楚,眼见父亲怒气勃发,杨真心中亦是不快之极,杨雄平素便四处宣言他是废物,今日,杨真便要在众人面前,落一落杨雄的面皮,究竟谁是废物。

“杨广,要怪就怪你爹嘴臭!”心中一冷,杨真眉目更凝三分火气,烈火真金枪一震,杨真人枪一线,踏步攻来,枪尖冷芒思锐,瞬显枪花朵朵,点点锋利。

仅是一招之间,杨广便失了分寸,一枪震颤其刀,一枪打飞其刀,一枪斩断其刀。一枪抽打起身,一枪点指其喉。

败败败,杨广惨败,没有激战,只有虐待,残酷的事实,令杨广满目瞠然,徒有通脉三层的实力,竟然不是杨真一个废体之敌。

“大哥,承让了!”杨真收枪,立地,淡淡一语,只让杨广,没有一言一语可以对白。

全场,寂静无言,家宴融融之氛围,因这一战,而破碎。

“福伯,收枪!”杨真轻轻一推,烈火真金枪,被杨真抛给了赵福,家宴本不应裸露刀兵,不过杨广逼战,杨真也无奈之举,且观杨广手持刀兵而至,此番怕是早就已经预料好的事情。

“真儿,小心!”

杨真以为此战结束,事情也便结束,抛枪之后也便松懈了下来。

哪知就在此刻,杨真之母忽然惊呼起来,下一刻,杨真只觉周身,仿佛痉挛了一般,难以抑制的痛苦充盈杨真周身,令杨真昏厥过去。

临昏迷之前一秒钟,杨真看到杨广一脸狰狞的对他出手,施展的是一种不属于杨广的强悍力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