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权谋天下之为后

上架时间:2018-09-21

权谋天下之为后 已完结

权谋天下之为后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非瑜 分类:穿越架空

一朝重生,她弃了荣华与富贵,生来呆滞,她被亲生父亲视为灾星,母亲早亡,她只待笈䈂之年便可踏出家族的牢笼,怎奈姊妹横刀夺爱,断了她命中良人,巇险之世,步步惊心,究竟她该何去何从....“如果命运,从不曾淡薄,我又何来丑戏一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楔子)

夜,仿佛无边的浓墨从天际卷席而来,黑沉沉地,泯没了山涧的一座青瓷瓦房。

木板床上躺着一个瘦小的身影,烛光婆娑,映出了她泛白的嘴唇,和满头的薄汗。

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司徒瑾颜的耳边,只有自己孱弱的呼吸声。她像是被世人遗忘的一粒沙尘,被锁在了一个黑色狭小的空间里,身旁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头顶是高不见顶的四方天,惨淡的月光就从那照下来,孤独与寒冷,将她层层包围。

她蜷缩起了自己的身子,忆起前世,思念却似潮水般将她吞噬,令她流出了两行无助的泪。

一三年的那个春节,台北万华的盛元广场挤满了大小各色的人群,她与傅沨站在广场的天桥上,与所有人一起,共同迎接新年的到来。

十,九,八,七……

嘹亮的钟声在熙攘的呐喊声中响起,天空绽放出无数朵耀眼的花火,五颜六色,层出不断,汇聚成一张张欢乐的笑脸。

那时的她,是纪晓琳。

“沨,谢谢今晚有你陪着我。”她望向身旁这个温文尔雅的男子,眼眸里流光萦绕,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傅沨将她的手握在心口,一双星眸泛着柔柔的涟漪,令人看了移不开目光。

纪家与是傅家同是盛世地产的股东,她两认识在一桌饭局,之间并没有过多的巧书,只是当两人同时站在人群里时,都能互相望中对方,她想,那便是天意吧……

“如果你愿意,我想一直陪着你。”

傅沨说这句话时,十分地认真,纪晓琳只在他真诚的眼里看到了深情,还来不及感动,傅沨竟握着她的手伸进了胸前风衣的口袋,那枚闪着夺目白光的钻戒,却是纪晓琳顺势掏出来的……

她讶异地捂住嘴巴,回头只见大时钟下方的大屏幕上亮起她的照片,广场三角一线,所有屏幕接连亮起同一画面,所有富含蕴意的合照,皆是她两这一年多,一起牵手走过的回忆。

傅沨在那一秒向她跪下了,“嫁给我,好吗。”

傅沨的求婚一如往常所有人那般平常不过,但男人跪地是附有魔力的,纪晓琳也避免不过,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终于还是在所有人的怂恿与羡慕中,点下了泪不可抑的头。

就此幸福了吗?她一度这么认为。但命运却赠了她一场靡丽而虚浮的梦。

“琳,小心!”傅沨突然起身惊呼。

纪晓琳还没来得及回头看,腹部却如火燎一般地撕痛起来,她看着鲜血从体内源源不断地冒出,冰冷无情的刀尖穿过了她的身子,最终踉跄了几步倒在傅沨的怀中。

身后传来令人心悸的狂笑声,即是化成灰,纪晓琳也识得那是安氏集团的千金,安若依。

“纪晓琳,你去死吧,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

大脑逐渐被放空,在意识模糊之前,纪晓琳只觉被人横抱而起,手心滴落了无数朵温润的泪花,她微微睁眼,将傅沨绝望的侧脸,自此印进了内心深处。

她终是没能熬到医院的手术台上,而是沉睡在了一望无垠的黑暗中。

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仿佛置于一个虚渺的空间,脑海中不停闪现着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

于是醒来时,她便成了另一个人。

......

“凶手,你们就是杀害小姐的凶手,我要告诉老夫人,我要告诉老夫人……”

耳边传来侍女汀兰的吵闹声,稚嫩,却透着分外的坚毅,时而大哭,时而大喊,吵得司徒瑾颜好不安生。

她微微睁眼,此情此景像极了三年以前的那个清晨,只不过,这次她少了当初醒来时的那份茫然,她知道自己为何落寞至此,知道自己为何让所有人都厌恶……

“汀兰丫头,你可别乱说啊,是她自己不小心掉入冰河的,熬不熬得过全是天意!”这般如男人一样粗犷的声音,司徒瑾颜不用睁眼也认得,乡宅的管事,李秋容。

司徒瑾颜在心里一声冷笑,她虽不喜与人争夺什么,但也不至于如此愚蠢,去相信自己真的是因为意外才坠入冰河。

千里之冰,非一日所成。

昨日清晨,李秋容指使她去采芦笋,因为路近,李秋容分明知道她会走那条已经结冰数日的沐阳河,而偏偏在此天寒地冻的时节,司徒瑾颜在湖面还未行几步,脚下却突然踩了空,整个人瞬间消失在河面上。

如果不是被当时经过的樵夫及时发现,恐怕司徒瑾颜早已葬身于湖底了。

“你们还我小姐,你们还我小姐……”汀兰冲她们喊着,呜哇一声,嗷嗷大哭起来。

实在被吵得受不了了,司徒瑾颜勉强睁开熟睡的眸子,无力地伸手在床前大哭的女孩肩上拍了一下:“哭什么,我又还没死。”

司徒瑾颜的声音十分虚弱,但一开口无疑把房间里的几个管事妈妈都吓了一跳,朝床上看了一眼活生以为见了鬼。

“小姐!”汀兰从错愕到惊喜,一把扑到司徒瑾颜身上,仍抑制不了呜哇的哭声。

司徒瑾颜一如往常般抚了抚她的头,抬眸看了一眼屋中几位面面相觑的妈妈,嘴角微微扬了杨,她们没想到自己的命如此之硬吧,掉入三月冰河也能完好如初地醒来。

只怕,这几位妈妈想回宁城的算盘要落空了。

“四小姐,你这命还真是够大的啊,昨日大夫还说你恐怕熬不过当晚了,没曾想今儿个居然挺过来了。”李秋容神色锐利地打量了司徒瑾颜一眼,语气中有惊讶,但更多的是气恼。

“容妈妈,让你们忧心了。”司徒瑾颜淡淡一笑,双眸中含着一缕清冷,随即闭上眼不愿再去看她们。

几位妈妈拿她没辙,倒不是还敬着这所谓的四小姐,而是她身旁那个从宁城相府老夫人手下派来的服侍丫鬟,须有所忌惮。

想及此,李秋容目光阴冷地瞪了汀兰一眼,转身气呼呼地迈出了屋子,其他两位妈妈见状,也哼的一声,随之离去。

门外,仍传来她们不满的抱怨。

“果然是煞星投世,连阎王爷都不敢收她!”

“看来想要再回到相府,可不知要等到何年马月喽。”

……

司徒瑾颜权当不在意,此时她的体内还留着一股寒气,她更需要的是调养。

“汀兰,你先出去吧,我想睡一会。”司徒瑾颜轻声说道,并没有睁眼。

汀兰担忧地看了看她,半响也应了好,退出了房门。

屋子里瞬间静了下来,司徒瑾颜喜欢这样的安静,却也害怕这样的幽寂。

她总是会不断想起自己的前生,包括在坠落冰河的那一刻,她脑海中仍是傅沨曾经温柔溺爱的身影。

只是,她们再不会相见了。

司徒瑾颜早该从三年前就明白的道理,因为她,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纪晓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