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好听的吆喝声打断了白逸回味的思维,听声音能知道,是何兰娇喊自己了。

"嫂子?"

白逸把头往外面探去,只见何兰娇正带着一顶草帽,一颤一颠地往茅房走来,说不出的好看。

"可算找到你了。"

她走进之后,轻轻波弄耳边的头发,笑道:"喝了你给我的中药之后好多了!没想到你这小子的医术还挺管用咯!"

说起医术,白逸很是得意,道:"那可是!咱师父可是妇科圣手李老翁来着!"

"那你就好好跟李老翁学本事喽!"

"对了嫂子,你找我有啥事?"

何兰娇欣慰而笑:"托你的福,咱玉米地的水渠有水了,还有你别忘了今天要去帮李老翁采草药,不然他可要揍死你喽!"

白逸轻拍脑门,抱怨道:"哎呦!我顾着看书,都忘记李老翁要我帮他去灵山采些草药了!我这就去!"

白逸快步走出,却又回头:"嫂子,你今天真好看!"

何兰娇脸色翠红,笑道:"你这混小子也开嫂子玩笑了吗!快去采药吧!"

"嘿嘿,采药去咯!"

白逸笑得贼贱,乐呵呵地往灵山赶去,为李老翁采药。

他心中感慨:"嫂子那么年轻漂亮却要守寡,真是可惜。"

三年前,何兰娇嫁给白逸家隔壁的廖正,因为廖正比白逸大七八岁,即使白逸跟廖正家没任何血缘关系,可是他还是称廖正为哥,称呼何兰娇做嫂子。

可是一场意外,使得廖正英年早逝,自此留下刚刚娶过门的美貌妻子何兰娇,还有年迈的老母亲。

当所有人都以为何兰娇会离开白家村的时候,22岁的何兰娇却毅然留下照顾体弱多病的廖老婆子。

这一照顾,便是五年。

到去年夏天廖老婆子去世了,兰娇嫂子才轻松一点,可是她家就剩下她一个孤苦伶仃了。也让村寨几条村子的好些汉子对何兰娇起了垂涎之意。

出于可怜和欣赏的原因,白逸经常会帮兰娇嫂子干活,一来二去之后二人的关系可好了。

不过,李痞子却盯上了何兰娇,一有空就会来白家村瞎逛,实则是想寻找机会。

……

爬着山,白逸嘴里嚷嚷:"李老翁闲得慌,最近老是考我医术!要不是看在他九十多岁的份上,我才懒得记那些文绉绉的东西!"

虽说嘴硬,可是白逸还是乖乖背起《世补斋医书》的记载:"太阳病,发热而不渴,恶寒者为温病,恶热者为寒病……"

到了下午四点左右,白逸终于来到深山,根据李老翁的要求开始采摘马钱子的树叶和果实。

"我得赶紧搞定,不然天就要黑了?"

这时候,草药丛中闪过一阵骚动!

"嗯?"

白逸眉头一皱,医书的记载随即浮现:"野生马钱子味苦,而且有大毒,一颗果实足以让成年男人麻痹甚至瘫痪,所以极少有动物会在这附近栖息!"

那么,到底是什么在下面?

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白逸用大剪子撩开草丛,竟然发现草丛下有一条拇指大小,呈深褐色的爬行纹路!

"这……!"

看到这条纹路,白逸身心巨震!

"血蜈蚣!?"

"难道……"

白逸脑海里的知识飞快涌出:"根据《百皇虫著》的记载,血蜈蚣只长在深山,而且只会在酷夏的申时出没,游走之际会露出深褐色的纹路!"

震惊之下,白逸急忙翻出国产手机看时间,发现时间正是下午4点30分!

"现在正是申时,纹路也完全符合,加上能在马钱子下面栖息的家伙,这条绝对是剧毒血蜈蚣,错不了!"

想到推测完全正确,白逸兴奋得猛地用拳头捶打自己的手掌:"血蜈蚣可是治疗肺病的宝贝疙瘩!县里的回春心大药房明码标价五万元一条收购!要是让我逮住一条的话,那就发财了喂!"" />

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乡村小神医

上架时间:2018-08-27

乡村小神医 连载中

乡村小神医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凤观 分类:都市异能

乡野小村民巧遇奇缘,以超强医术横扫乡村,叱咤都市! 美女村姑,我的!霸道女总裁,也是我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逸!你小子是不是又躲在茅房看书!"

一把好听的吆喝声打断了白逸回味的思维,听声音能知道,是何兰娇喊自己了。

"嫂子?"

白逸把头往外面探去,只见何兰娇正带着一顶草帽,一颤一颠地往茅房走来,说不出的好看。

"可算找到你了。"

她走进之后,轻轻波弄耳边的头发,笑道:"喝了你给我的中药之后好多了!没想到你这小子的医术还挺管用咯!"

说起医术,白逸很是得意,道:"那可是!咱师父可是妇科圣手李老翁来着!"

"那你就好好跟李老翁学本事喽!"

"对了嫂子,你找我有啥事?"

何兰娇欣慰而笑:"托你的福,咱玉米地的水渠有水了,还有你别忘了今天要去帮李老翁采草药,不然他可要揍死你喽!"

白逸轻拍脑门,抱怨道:"哎呦!我顾着看书,都忘记李老翁要我帮他去灵山采些草药了!我这就去!"

白逸快步走出,却又回头:"嫂子,你今天真好看!"

何兰娇脸色翠红,笑道:"你这混小子也开嫂子玩笑了吗!快去采药吧!"

"嘿嘿,采药去咯!"

白逸笑得贼贱,乐呵呵地往灵山赶去,为李老翁采药。

他心中感慨:"嫂子那么年轻漂亮却要守寡,真是可惜。"

三年前,何兰娇嫁给白逸家隔壁的廖正,因为廖正比白逸大七八岁,即使白逸跟廖正家没任何血缘关系,可是他还是称廖正为哥,称呼何兰娇做嫂子。

可是一场意外,使得廖正英年早逝,自此留下刚刚娶过门的美貌妻子何兰娇,还有年迈的老母亲。

当所有人都以为何兰娇会离开白家村的时候,22岁的何兰娇却毅然留下照顾体弱多病的廖老婆子。

这一照顾,便是五年。

到去年夏天廖老婆子去世了,兰娇嫂子才轻松一点,可是她家就剩下她一个孤苦伶仃了。也让村寨几条村子的好些汉子对何兰娇起了垂涎之意。

出于可怜和欣赏的原因,白逸经常会帮兰娇嫂子干活,一来二去之后二人的关系可好了。

不过,李痞子却盯上了何兰娇,一有空就会来白家村瞎逛,实则是想寻找机会。

……

爬着山,白逸嘴里嚷嚷:"李老翁闲得慌,最近老是考我医术!要不是看在他九十多岁的份上,我才懒得记那些文绉绉的东西!"

虽说嘴硬,可是白逸还是乖乖背起《世补斋医书》的记载:"太阳病,发热而不渴,恶寒者为温病,恶热者为寒病……"

到了下午四点左右,白逸终于来到深山,根据李老翁的要求开始采摘马钱子的树叶和果实。

"我得赶紧搞定,不然天就要黑了?"

这时候,草药丛中闪过一阵骚动!

"嗯?"

白逸眉头一皱,医书的记载随即浮现:"野生马钱子味苦,而且有大毒,一颗果实足以让成年男人麻痹甚至瘫痪,所以极少有动物会在这附近栖息!"

那么,到底是什么在下面?

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白逸用大剪子撩开草丛,竟然发现草丛下有一条拇指大小,呈深褐色的爬行纹路!

"这……!"

看到这条纹路,白逸身心巨震!

"血蜈蚣!?"

"难道……"

白逸脑海里的知识飞快涌出:"根据《百皇虫著》的记载,血蜈蚣只长在深山,而且只会在酷夏的申时出没,游走之际会露出深褐色的纹路!"

震惊之下,白逸急忙翻出国产手机看时间,发现时间正是下午4点30分!

"现在正是申时,纹路也完全符合,加上能在马钱子下面栖息的家伙,这条绝对是剧毒血蜈蚣,错不了!"

想到推测完全正确,白逸兴奋得猛地用拳头捶打自己的手掌:"血蜈蚣可是治疗肺病的宝贝疙瘩!县里的回春心大药房明码标价五万元一条收购!要是让我逮住一条的话,那就发财了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