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我的总裁老婆大人

上架时间:2018-06-05

我的总裁老婆大人 已完结

我的总裁老婆大人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流星雨的声音 分类:都市言情

都说最毒妇人心,果然没有错。刚跟自己做了一夜夫妻,转眼就要杀了自己,这是什么原因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杨斌,是省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现在家乡的一所镇中学教书。

吗的,老子也算是中文系的高材生了,现在竟然窝在了这么一个落后的地方,而且每个月领着不到两千块的工资,实在是憋屈啊。

而且自己还自以为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虽然不至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是遇到出租车,至少花钱了它们是不会不载的。

我个子一米七五,算不得人高马大,但也是走进人堆里不会被人流给淹死不是。

至于五官,我自认为还算周正。想当年在大学里的时候,也还是美女环绕的。现在嘛,当然也是名花有主。

不过,就是因为我这名花,所以我决定离开我现在的岗位,和她一起到外地闯闯。

吗的,老子一个堂堂的大男人,怎么能连一个娘们儿也不如呢?你说是不是。

其实话说回来,我就是为了她,一个我们曾经一起长大的女孩儿,后来还一起上高中,上大学。 第五十八总理助理

然后毕业。

但是她不想教书,看到我分配到镇中学的时候,她就想走了。

我知道,只要她一出去,我们这恋爱算是黄了。

她可是我们系的系花啊!

而且我们还青梅竹马。

我不能没有她。

你知道吗?

我能上大学,也全都是因为她。

要不然我也就高中毕业就打工去了。

但是为了她,我竟然下恒心努力,和她报考了同一所学校,竟然也同时被录取了。

我认为我们毕业了肯定能在一起。可是现在她忽然又要走了。我怎么不能不跟着呢?

她说,“我一定要出去闯闯。你是男人,你说你也要去吗?”

妈的,老子是男人没错,但是老子不是那种喜欢冒险的男人,我喜欢平静恬淡的生活。比如说现在,我就很满足。一个月领着一千多块钱的工资,和你一起上班下班,一起回家,一起做饭,一起照顾孩子。——假如我们有了孩子的话。那是多么惬意的事儿呀?

可是我不敢说出来,说出来的时候就变了调调了。

“我是男人,吗的,要闯我们就一起去闯,大不了老子的工作老子不干了。”

她咧嘴一笑,一头的黑发像是流动的瀑布,眉眼里充满了欣赏。

说干就干,我就这样跑到了学校,交上了我的辞职申请。

你知道吗,老校长是我以前的老师,他一看我交上了辞职申请,眼里一下子是多么的失望。

我回来的时候,他是多么的高兴,说是我终于盼到了一个本科大学生了,我们镇的教育有希望了。

他还说,“你就是我未来的接班人,以后这学校我就准备交给你了。”

妈的,现在我竟然要辞职了,这发的是哪门子疯啊?

老校长悲痛的道,“是因为工资低吗?”

我道,“不是。”

老校长道,“那是因为王玲玲了。”

“老师,”我道,“你真是一语中的。看来你是了解我们两个人的。不过,我真的是没有办法。”

老校长点点头道,“那好吧,年轻人终归是不甘于平淡的,我也希望你们越飞越远,做出一番让人刮目相看的事业。不过,我还是送你几句话吧,多情总被无情恼,你该放开些,随缘吧。事业才是你的根本。”

我点点头道,“老师,我知道了。”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老师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去想。就高高兴兴的走出了老校长的办公室。

老校长在办公室里道,“其实,你不必辞职的,我给你办个留停薪留职吧,等你哪天累了,就回来。我依然看好你!”

“多谢!”我忽然有些难受,鼻子发酸。我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就老是犯错误,老校长总是把我喊到办公室,然后离开的时候,总是说这样的话鼓励我。

现在,我又要离开了,他依然没有放弃让我为家乡教育事业奉献的心思。他真是一个让人感动的奉献者啊,一直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

可是我呢?像是一根浮萍,没有根,只是跟着王玲玲的脚步前进。

我们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出发了。

可是我家里还有一个老人,就是我年迈的父亲,我有些鼻子发酸,和他怎么说呢?我刚分配到工作那会,他是多么的开心。认为我能够尽孝膝下了。

可是转瞬间,竟然又要走了。而且还准备不要工作了。这不是他辛辛苦苦送我上大学的结果啊?而且还与他的理想背道而驰。

这让我怎么说的出口?

不过,我还是得说。我把我爸请到了堂屋里,我扑通一声就给他跪下了。

“爸,”我望着他恳切的道,“我准备出去闯一闯了!”

我爸平静的面容下面竟然没有一丝波澜。

我以为他会给我来一顿狂风骤雨般的咒骂的。

可是竟然出乎我的意料了。他很平静。很是认真的看着我,道,“小斌,你真的想好了?”

“想好了!”我硬着头皮回答。

“那就好,”我爸道,“我早就看出来了。”

“啥?”我有些吃惊。

我爸一笑道,“你和王玲玲整天急急匆匆的,我猜肯定就是这事。好了,年轻人,该闯时就得出去闯闯。你爸我老了,是不能够陪着你们了。要不然啊,我也想出去长点见识。”

“爸!”我忽然有点哽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爸笑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就像小时候一样,慈爱的道,“起来吧,这不是什么错事。你们两个是需要出去历练历练,要不然啊,心收不回来。”

“哦!”我点点头,站了起来。

第二天,我们就踏上了南下的火车。在“况且况且”的声音里,我看到了大都市热闹繁华的气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