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最后一个送灵人

上架时间:2018-05-21

最后一个送灵人 已完结

最后一个送灵人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三江水 分类:悬疑灵异

隔壁村有个疯婆子死了,死后不闭眼,棺材多少人都抬不动。生有生劫,死有死劫。婴儿过不了死生劫就来不了新世界。亡人过不了死劫,就走不了,一直留在亲人身边。一支青竹招灵来,三尺灵幡送魂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都知道一个新生命的降临是件很隆重并且复杂的事情,稍有不慎孩子可能就来不了这个世上。但很少人知道当一个生命离去时,也同样的复杂,稍有些不注意的,亡灵可能就走不了。

因为生死都是一道进入新世界的关,生有生劫,死有死劫.帮人过度过生劫的以前有接生婆,现在有医生.而帮人度过死劫的,则叫送灵人,不过随着时代发展,这行已经快要绝门了.

我家世代是送灵先生,一代传一代,但到我爷爷这一代,险些后继无人了。

一来社会变革太快,新文化新思想的冲击,大家对有没有必要请送灵先生感觉无所谓了,有些更觉得人死灯灭什么都没了。

二来进入经济时代,干这行受人尊敬但没多少钱,父亲为了供我读书,很早就出去做事,是不打算继承爷爷的衣钵了。

我入这行也是偶然,高中毕业后,因为高考成绩差,在复读和打工之间徘徊,蹲在老家跟着爷爷出去送灵赚点外快。

有一天早上,我听说隔壁村的疯婆子淹死了。那疯婆子叫红婶,间歇性半疯,有些事情还是分得清楚的。

  红婶的老公老黄很嫌弃她,觉得她给自己丢脸,总是把她绑起来打。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一开始,我们也以为老黄不会花钱给红婶操办丧事,找个棺材随便埋了的那种。

  结果红婶死后的当天晚上,老黄就跑到我家里来,气喘吁吁的请爷爷去一趟。他说红婶的棺材抬不动,中午到晚上,喊了十几个壮汉都抬不动,怕是有古怪。

  不过不走运的是,爷爷那天摔了一跤,老人家摔一跤不简单,骨头断了,下不了床。

  但老黄着急啊,就要拉我去,说平时见我经常跟爷爷一起出去做事,应该也会。

  爷爷哪肯啊,说如果是平常送灵走个过场我还能撑一撑,但现在这种情况我是拿不下的。

  老黄以为别人都跟他一个德行,就说除了原本的费用两千外,还多给一千块钱,让我爷爷务必去一趟。

  爷爷很明确的告诉老黄,不是钱的问题,做这行的,有自己的使命感。但现在真的是有情况,脚摔断了,走不了啊!

  爷爷让老黄去隔壁乡找个道士来看看,老黄马上说怕来不及了,他来的时候,棺材里面砰砰响,红婶怕是诈尸了。

  我一听就想骂他,这么重要的事居然现在才说。

  想到有三千块钱,我心动了,对爷爷说,让我去试一试,我见机行事,不行我就闪人。

  爷爷看现在也实在没别的办法了,怕再耽误下去会出大事,就让我从他床底下拖出一个箱子,拿了些工具,就是墨斗啊,五帝钱之类的。这些都是出状况才会用得上,爷爷送灵半辈子,没出过什么状况,所以这些工具都布满了灰尘。

  爷爷让我用墨斗线把棺材缠起来就行了,别的事不用管,我应允之后就跟着老黄跑去他家。

  红婶的棺材停在院子里,严格上讲都算不上是棺材,就一副用旧门板随便钉起来的柜子,什么灯啊香啊的都没有点。院子一个人都没有,估计都吓跑了。

  我跑到棺材边上,棺材里砰砰的响,我也没见过这阵势,连忙掏出墨斗抽线,可是这线居然因为长时间没用卡住了。我用力一拉,断了!

  我无语了,喊老黄帮忙,回头一看,这王八蛋居然躲在院子外面不肯进来。

  我大声喊老黄,你进来啊,我一个人搞不定!

  老黄却摆着手说他什么都不会,帮不上忙,就不给我添麻烦了。

  我差点举起凳子砸他,就吓他如果红婶真跑出来的话,第一个就是向他索命。老黄这才缩头缩颈的走进来,问我能帮什么忙。

  我连忙让他帮忙接线,将墨斗线接上后,成功抽出来了,但尴尬的是,墨斗里面已经没墨了。

  我看向家的方向,坑!

  老黄这会机灵了,连忙说他去买墨,不由我回话,说完就跑了。

  棺材还在砰砰响,但我冷静下来,发现这棺材虽然砰砰响,可并没有晃动,说明是局部撞击,可能不是红婶在里面闹动静。

  为了初步验证我的想法,我将五帝钱压在棺材头上,里面还是砰砰响,一点不受影响。果然不是红婶作怪,为了终极验证我的想法,我咽了口口水后把棺材盖移开。

  靠,原来是只鲶鱼啊。估计红婶溺水的时候,有只鲶鱼游进她衣服里面了,而老黄也没帮红婶换上衣服,拿几块木板敲了个棺材就把红婶放进来,准备抬上山去埋。

  夫妻一场做到这份上,也是没谁了,我都看不下去了。就算不是夫妻,死者为大,总得摆几天,人事做足,让亲朋好友来悼念一下,再送上山吧!

  红婶的死在老黄眼里,像死了只猫猫狗狗一样。

  我把鲶鱼抓出来放进旁边的盆里,再看红婶,才发现她是睁着眼睛的。死不瞑目啊,估计是还有牵挂,不肯走,所以棺材才抬不动。

  这会老黄买了墨回来,见棺材盖打开了,惊慌的问我红婶是不是跑出来了。我突然想吓吓他,说对啊,红婶说要找你索命。

  老黄腿一下软了,扶着院子门口的墙。我故作惊恐的样子瞪大眼睛,指着老黄后面。

  老黄吓得往我这边连滚带爬到我跟前,扶着棺材大口的喘气,问我刚才指什么呢。

  我说没什么,手有点酸而已。

  老黄松了口气,说还以为红婶在他后面呢。说完无意瞥见棺材里面睁着眼的红婶,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又好气又好笑,让老黄通知红婶的家里人来,谁知老黄说红婶没家人,是他年轻时在外面打工认识带来的。

  我更生气了,大骂老黄:人家年纪轻轻的跟着你到这里来,人生地不熟的,你家又穷,凭什么?还不是以为你会对她好,把一生托付给你。结果红婶后来精神出了问题,你就动不动打她,加重她病情。现在她死了,你连副像样的棺材也不准备,就准备这样拿去埋了?

  老黄被我骂的一愣一愣的,现在他有求于我,也不敢说什么。

  我让老黄立即去买些香烛纸来。

  老黄把香烛买来后,问我怎么还不把棺盖盖上,我说现在红婶睁着眼的,就是不肯走,盖上棺材也没用,这样贸贸然埋到山上去,日后还要酿成大祸。

  老黄点头说是,我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只要能快点把这事结束就好。

  我让老黄点上香烛,但是他点蜡烛时,怎么都点不着。一开始以为是有风,我帮忙挡着,确定没风后,还是点不着。

  我说那就烧香吧,香好烧一点。

  老黄跑到屋子里,把香点着后,插在红婶的棺材前面,刚插下去,三根香就断了。

  红婶这是不想受老黄的香啊,老黄见这个样子,也猜到了是红婶在作怪,吓得直哆嗦,问我怎么办。

  我让老黄给红婶磕头,然后对着红婶说:红婶啊,以前的都过去了,老黄是个王八蛋,王八蛋自有王八蛋来磨,我们不跟他一般计较,就受了这香火吧。

  而老黄也磕的头都流血了,嘴里不停的说自己错了,求红婶放过他。

  老黄磕完头再点香烛,这次蜡烛和香都点着了,可是白蜡烛流出来的液蜡,却是红色的,像血一样。

  老黄见状看着我,问我为什么会这样。我淡淡说那可能是红婶的眼泪,让他立即打电话通知亲朋好友来,安排人晚上守灵。就算红婶生前神志不清被人嫌弃,但死了,最起码作为一个人的尊重还是必不可少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