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司少的亿万甜妻

上架时间:2019-11-12

司少的亿万甜妻 连载中

司少的亿万甜妻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司如酒 分类:总裁豪门

江城无人不知司家大少是个妹控,安酒酒跟他并非血亲,却被他宠得上天入地无人能及。 直到四年前,她将他勾上床,第二天却将他告上法庭,然后逃之夭夭不见踪影。 他找遍了全国每个角落,连根头发丝都没找到。 四年后,她堂而皇之出现在他家,还妄想继续睡他:“司霖沉,四年前我睡了你,所以特意回来让你睡够本。” “……滚!” “一起滚更有意思,说不定还能滚出个小包子,你确定不试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浅水湾,九号别墅。

  一个容貌娇艳的女人借着窗外月光将男人搀进客厅。

  “司少,您今天喝了这么多酒,就让我留下照顾您吧……”

  女人说完,不见男人拒绝,两只手便贴着他的胸口往上移,帮他解开了领带,然后是衬衣纽扣。

  刚解到第三颗纽扣时,整个客厅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吓得乔可人浑身都僵住了。

  “多谢乔小姐送我家阿沉回来。时间不早了,这附近不太好打车,不如我叫司机送乔小姐回去?”

  陌生的女声突然响起,乔可人下意识收回手,转头朝声源处看过去。

  只见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披着司霖沉的浴袍,从卧室方向款款走来,气度从容优雅,宛若这里的女主人。

  乔可人从惊吓中回过神,瞪大眼睛看着她:“你是谁?”

  “阿沉没跟乔小姐提过吗?”安酒酒笑得温柔妩媚:“乔小姐刚才开门进来,应该是阿沉告诉你的密码吧?那个密码,是我的生日。”

  乔可人的脸色骤然一变,扭头看向司霖沉。

  然而司霖沉连个余光都懒得赏给她。从客厅吊灯亮起来那一瞬起,他的视线就牢牢地钉在了安酒酒身上。

  只不过,那视线却是阴沉、狠戾的,好像恨不得立刻将她掐死。

  安酒酒像是完全没察觉到男人的视线,依旧笑容款款地自我介绍。

  “阿沉的车牌号、手机尾号,也都是我的生日。”

  “还有这栋别墅,也是我陪着阿沉挑的,因为我名字里带了酒字,所以选的是九号。”

  “总之,我就是司霖沉朝思暮想、念念不忘,恨不得时刻捧在手心、含在嘴里的那个人。”

  乔可人越听越觉得荒唐,忍不住冷笑出声:“这位小姐,脑子有病就去找医生!谁不知道司少从来没有过女朋友,还敢说是司少朝思暮想的人,这么能吹你怎么不上天呢?”

  安酒酒听完也不生气,转头笑盈盈看向司霖沉:“阿沉,你说呢?”

  乔可人也转头对着司霖沉道:“司少,这个女人恐怕是疯了,要不叫保安进来……”

  “滚!”

  乔可人眉眼间立刻浮现出一抹得色,转头瞪着安酒酒:“听见没有,让你赶紧滚!”

  “我是让你滚,乔可人。”

  乔可人闻声一愣,不可置信看着司霖沉:“司少,你……”

  “再不滚,就不是叫保安那么简单了。”司霖沉面色阴戾:“我会告你性骚扰。”

  乔可人脸色蓦地变白,看看司霖沉,再看看安酒酒,最终委屈又不甘地离开了。

  -

  乔可人走后,安酒酒刻意不去看司霖沉阴沉的脸,转身朝着厨房的方向走。

  “我给你煮了小米粥,不过你知道我厨艺一向不太好,刚才等你又不小心睡着了,所以……啊!”

  安酒酒的话才说到一半,声音就戛然而止,因为她的脖子被人从后面掐住了。

  “安、酒、酒!”

  司霖沉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她的名字,声音里压抑着滔天的怒火。

  “你好大的胆子!”

  他找了她整整四年,找遍了华亚国每个角落,却连根头发丝都没找到。

  现在,她却这么堂而皇之出现在他家,还敢自称是他朝思暮想、念念不忘的人?

  呵。

  确实是朝思暮想--

  他朝朝暮暮都在想,找到她之后,要怎样将她弄死!

  司霖沉的力气很大,虽然不至于真的将安酒酒掐死,但也绝对不好受。

  好在安酒酒在决定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时刻承受他怒火的准备。

  “阿沉……你喝醉了……”

  她吐字艰难,脸上笑容却丝毫不减。

  “醉酒杀人也是要判刑的……你还年轻,为了我坐牢不划算……”

  “呵,你什么时候还会替我着想了?”

  他笑得冰冷残酷,掐着她脖子的手一寸寸收紧,紧到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四年前,是谁脱了衣服爬我的床,穿上衣服又告我强奸……嗯?”

  司霖沉的话,像锥子般刺进她的心里。

  她脸色蓦地变白,许久后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是我。”

  司霖沉看着她的脸一点点失去血色,不但不觉得解气,反而更加愤怒。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剖开这个女人胸口,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心。

  他宠了她十八年,把她当妹妹,当情人,当心肝宝贝,恨不得将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给她!

  四年前,她十八岁生日,他问她要什么礼物,她说要他。那一晚,他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欣喜若狂又小心翼翼,唯恐弄疼弄伤了她。

  然而--

  当他一觉醒来,枕边空无一人,警察媒体却蜂拥而入。

  堂堂司家大少,竟涉嫌强奸自己的妹妹,消息一出来,整个江城都震动了。而她在泼了他这盆脏水后,就彻底消失了。

  整整四年,音讯全无!

  “阿沉,我错了。”对于四年前那件事,安酒酒似乎完全没打算解释,只是放低了姿态认错:“四年前我太任性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司霖沉阴沉的眸子里映出冷笑:“安酒酒,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傻得无药可救?”

  “当然不是。”

  谁人不知道司家大少雷霆手段,权势遮天,只有傻子才会认为他傻。

  说到底,她只不过是仗着他宠她罢了。

  不管是四年前还是现在,她都知道,他纵然恨她入骨,也不会真的伤害她。

  正因为如此,她今天才有胆子回来。

  想到这里,她垂下眸,声音温婉低微:“阿沉,我真的知道错了,我这次回来就是来赎罪的。”

  “是么?”他明显不信,却顺着她的话冷笑反问:“那你打算怎么赎罪?”

  她望着他冰冷的脸,伸手解开自己的浴袍带子。

  黑色浴袍,跟浴袍下白皙如玉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目光一寸寸看下去,却没有丝毫的温度,反倒像冰冷的刀锋划过。

  “又是脱衣服?”他毫不掩饰对她的嫌恶,语气嘲讽到刺骨:“四年过去,你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就算是小姐,四年也足够学不少技巧了。”

  小姐……

  他居然拿她跟小姐比!

  她的心像是被尖刀剜过。

  明明知道他说的是气话,她还是觉得痛,比他掐她脖子时更痛。

  然而她心里有多痛,脸上的笑容就有多魅:“没有人教,我怎么可能有长进?”

  她容貌清纯,眉眼间却尽是妩媚,美得勾魂夺魄。

  “阿沉,你说过我是你的,所以犯了错也该由你来惩罚,不是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