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一孕成婚:傲娇总裁蜜蜜宠

上架时间:2019-07-01

一孕成婚:傲娇总裁蜜蜜宠 连载中

一孕成婚:傲娇总裁蜜蜜宠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桃木木 分类:总裁豪门

一夜欢愉,她孕育了陌生男人的孩子。 本该用手术结束这场错误,却不想,尊贵的男人强势介入她的生活,命令她留住孩子! 糟糕的婚姻,丈夫出轨,婆婆蔑视,而他,是家里的小叔…… 直到她恢复自由,被他捕捉每一片甜美,才恍然大悟,这一切都在男人的算计之中! 她一次次的想跑,却无一例外被抓回,被他威胁,“想跑?必须惩罚!” 女人欲哭无泪,“怎么惩罚?” 男人身体力行,“宠你到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求你,不要打掉孩子

“不要!老公,我求你,不要打掉我们的孩子!他、他是你的骨肉啊!”

  医院妇产科的手术台上,白新语瘦削苍白的手指,堪堪的拽着男人的衣襟,苦苦的哀求。

  可眼前的男人,却是一脸的冷漠,他看着眼前已经哭成泪人的女人,唇角掀起一抹嘲弄,“白新语,你确定这是我们的孩子?他,不过是一个该死的野种!”

  白新语耳边嗡嗡作响,一时间竟怀疑自己听错了他的话。

       她颤抖着摇头,拉住他的手,“不!少卿,你说什么糊涂话,我是你的妻子,只会为你一个人生孩子啊!”

  “妻子?”听到她的自称,陆少卿清俊的脸上,呈现出嗜血的戾色,他狠狠的拽开她的手,眸中喋血,“白新语,你见过谁的妻子,新婚夜跟野男人在酒店缠-绵悱恻!我他妈的就没有碰过你,你还敢说怀了我的孩子!”

  “什、什么!”听着他愤怒的控诉,白新语只觉得头顶被人狠狠的敲了一棍,敲得她发懵,头痛欲裂。

       “新婚夜,我和野男人?不!少卿,那天明明是你跟我……”

  “跟你?呵!婚礼典礼结束,我就马不停蹄的去机场接一个重要客户,怎么去跟你做那档子事!”

       盯着她这张看似清纯的小脸,陆少卿浑身都是被她欺骗的暴怒,他上前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肩胛,“你背着我偷人就算了,还想把这个孽种扣到我头上!你真当我傻是吧!”

  这个女人,就是凭借这张人畜无害的脸蛋,才蛊惑了他的心智,让他爱了她整整四年!

       他不顾陆家反对,拼尽筹码跟她结婚,到头来被她扣上一顶实打实的绿帽!

  “他不是孽种,少卿,你一定弄错了,如果不是你进了酒店房间,那、那还有谁……”白新语的唇齿都在颤抖,她俨然想到最可怕的可能,脸上惨白一片。

  新婚那天的婚宴上,她喝了不少红酒,不胜酒力,再加上又累又乏,她到了酒店的套房后,就匆忙洗了澡睡到了床上。

  在迷迷糊糊中,有人从后面抱住了她,热情的吻,尽数落到了她身上,她只以为是陆少卿,便回头拥住了他,跟他缠-绵。

  滚烫的体温,交融的火热,她对他交付出自己初次的美好。

  也是在那一晚,她孕育上了肚子里的孩子!

  但如今,陆少卿却告诉她,那晚上的人根本不是他!

  那是谁?她究竟是怀了谁的孩子!

  “白新语,你找死!背着我偷人,我忍了,现在还想把这个孽种,搪塞给我!我是疯了才会让你生下他!”

       陆少卿看她这幅样子,薄凉如寒潭的眼神,狠狠的剜了她一下,伸手狠狠就把她推开,“你,连同这个孽种!都脏的我恶心,等你被清理干净,再来见我!”

  说罢,他给旁边的医护人员使了个眼神,便夺门而出!

  白新语的身子,就被甩在冰冷的手术台上,骨头咯着生疼,但更多的,却是屈辱和绝望。

  陆少卿嫌她脏了,曾经将她珍爱了四年的男人,连个申辩的机会,都不给她!

  “按住她,准备注射麻醉!”医生面色冷情,戴上了白手套,吩咐旁边的小护士。

  “不!我不想打掉这个孩子,我现在很乱,我还不想……”

      她被刺眼的手术灯晃得眼睛疼,想要挣开他们,走下手术台,却被小护士们重重按住!

  医生面无表情的取了人-流的仪器,指挥助手,“给她的裤子扒了,进行初步消毒。”

  “不、不要,求求你们……”她被按住没法挣扎,只能苦苦请求,朝着他们哀哀的乞求。

  然而这群人都冷血的很,只是机械化的执行陆少卿先前下达的命令,医生举着冰冷的器械,朝着她越来越逼近。

  眼见她身上的裤子,要被他们扒掉,麻醉药的针头,就要注入她的身体!

  这时——

  “呯”一声!

       手术室的大门,被人用力从外面撞开!

       一行黑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进来,他们上前就精准的制住了所有的医护人员!  

  “你们是什么人!我、我要报警了!”医生看到这一系列来者不善的无干人等,大声质问,然而他还没有叫嚷几句,嘴巴就被严实的封住,再也吐不出半个字来!

  白新语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本能的反应,连忙穿好自己的裤子,手紧紧的抓住了裤边,警惕的看向这些不速之客。

  就在她紧张到几乎窒息的时候,一个颀长的挺拔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薄光打在他的脸上,随着他的走近,白新语才看清楚,来人如雕刻版的脸庞,剑眉星目,凉薄的唇轻抿,气质冷峻疏离。

  男人在距离她一米远的地方驻足,淡漠的眼神睥睨过四周,薄唇微掀,“这个孩子,我要定了!谁敢动这个孩子,便是与我为敌!”

  白新语听着他不怒而威的命令,身子剧烈的抖了一下。

  她肚子里的孩子,被陆少卿摒弃,斥之为孽种,但转眼,有这么一个神秘男人出现,霸道的要定了她的孩子!

  “你,难道……”

  她恍惚中意识到什么,但是不敢去确认,慌张的就爬下了手术台,踉跄着想要往门口逃走。

  男人看出她的意图,轻轻一个抬手,保镖接收到命令,直接把那群医护人员,像扔包袱一样,扔到了手术室外!

  随即,手术室的门,就被他们从外面重重关上!

  白新语刚冲到门口,手腕就被一个冰冷的手掌,从身后攫住!

  “你放开我!我喊人了!”

  她一个激灵,就回头拼命的挣扎,想要挣开他。

  “喊人做什么,我只是找白小姐来叙个旧。”男人唇角划出一个弧度,只是那个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反而令人看了脚底生寒。

  “什么叙旧,我都不认识你!”她心底一恐,将头低下,不敢对视他的寒眸。

  闻言,男人却是一个讽刺的轻笑。

       他上前一把搂住她的纤腰,大手蜿蜒向上,逡巡过她曼妙的身材曲线。

       “同床共枕一夜的情谊,白小姐转眼就能忘,真是好记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