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最强狂婿

上架时间:2020-07-07

最强狂婿 已完结

最强狂婿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钢炮 分类:都市异能

陈阳是个上门女婿,无意中得到神秘老头赐予的神奇医术与武术,自此开始了不一样的狂野人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H市,中心医院。

  “702病房,医药费五十万,请尽快缴纳……”

  五十万!陈阳有些绝望。

  良久,陈阳纠结地拨通了一个电话。

  “清清,借我五十万。”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片刻后林清清的声音传了过来:“五十万?没有。

  你问问你自己,你入赘我们林家这一年来,除了张口要钱外,你还会做什么?”

  陈阳哀求道:“清清,我求求你了,我妹妹的病情加重了,必须做手术,需要五十万。”

  “你……”林清清顿了一下,“你自己想办法。”

  说完,林清清便挂了电话。

  陈阳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哥哥……”躺在病床上枯瘦苍白的陈圆拉着陈阳的手,眼圈泛红,“你不要为了我借钱了,不要了好吗?”

  “我不想因为我的病,让哥哥垮了……”

  “我不能拖累你……”

  陈圆说着说着,泪水夺眶而出。

  陈阳心疼的为妹妹擦拭着眼泪,将陈圆搂在怀里,“圆圆,你安心养病,无论如何,我都会治好你的病。”

  说完,陈阳怅惘地走出病房。

  一年前,陈阳父母失踪,房子被大伯霸占,女朋友李芳跟一个富二代走了。紧接着,妹妹上班时晕倒,检查出了脑瘤,陈阳如晴天霹雳。

  这一年,为了给妹妹治病,陈阳不仅用尽了家里积蓄,贷尽了所有网贷,还去林家冲喜做上门女婿。

  他在林家做牛做马,尊严丧尽,才换来五十万。

  但这笔钱,在医院转眼用尽。

  陈阳现在全身就剩下一部手机和五块钱了。

  “陈阳?”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背后叫住他。

  陈阳回头一看,一个身材妙曼却打扮妖艳打扮的女人踩着高跟鞋朝他走了过来。她旁边是一个穿着杰尼亚西服的男子,身后还跟着七八年衣着光鲜的男女。

  是前女友李芳和她的现男友袁克良。

  陈阳不想理会,转身便走。

  然而,袁克良却挡在了陈阳的面前。

  “怎么,看见本大少就走,也太没礼貌了吧。”

  “哦,我突然忘了,你现在可是林家的女婿,怎么会把我这个一年才赚五千万的大少放在眼里哟?”

  “你可是不上班都可以吃喝玩乐,是我们男人吃软饭的标榜啊。”

  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女齐一脸鄙夷地望着陈阳。

  “原来是个上门女婿啊。”

  “吃我们女人的软饭,真是个废物!”

  陈阳咬了咬牙,饶开袁克良准备离开。

  李芳眉毛一挑,看了眼陈阳身后的重病监护室,得意的笑道:“原来你那药罐子妹妹又病了。幸亏老娘即时和你分了,不然得被你拖累死。听说你在四处借钱?”

  陈阳怒火蹭蹭直冒,最终还是压了下来。

  袁克良看出陈阳强硬怒火,故意问道:“怎么林家没给你妹妹付医药费吗?不应该啊?”

  陈阳刚走出两步,却又听到李芳笑道:“缺钱不?姐有。”

  陈阳硬生生的止住步子,回头低声问:“你?”

  李芳看着陈阳一脸吃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用胸部蹭了蹭袁克良故意撒娇。

  “宝贝,大家都是朋友。你就帮帮他嘛!”

  袁克良在李芳后面捏了几把笑道,“既然是前任哥的事,就是我的事?说吧,差多少?”

  “五十万。”

  陈阳低声回答。

  李芳一听也心里不由一惊,旁上富二代袁克良不缺钱,但也不可能一下拿出五十万。她本就没真想帮陈阳,心念一转道:“五十万没问题。不过——”

  “不过什么?”陈阳紧紧望着李芳。

  李芳笑了笑,“陈阳,你刚才不是很了不起吗?对老娘不理不睬。”

  她说着往椅子上一坐,边翘起赤足,边拿出手机打开直播,颐指气使的望着陈阳,“跪下。舔老娘的脚。舒服了,就赏你五十万。”

  陈阳气得浑身发抖,心里却纠结了。

  尊严重要还是妹妹的命更重要?

  袁克良拿着手机边直播边装出一副为难情的表情道:“宝贝。这样不好吧,让林家的人知道了。怎么办?”

  李芳听出他是提醒自己通知林家的人看好戏。

  直播一开,顿时网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堆舔狗纷纷议论。

  “女神,我舔了能给五十万吗?”

  “女王,放开那男的,让我来。”

  袁克良又拍出一个短视频,朝快抖平台一发,标题窝囊废为医药费跪舔前任。

  李芳见陈阳迟迟不动,抽出一张银行卡亮了亮,红唇往上一翘,悠然道:“这里有三十万。跪下来就是你的。”

  突然手机响了,陈阳一看,是小姨子林洛!

  她劈头盖脸骂道:“窝囊废!人渣,林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林家没你这样的女婿。马上和我姐姐离婚!”

  被小姨子一骂,陈阳猛然醒了。别说林家,就是妹妹知道了也看不起自己。再说李芳这个贱人哪里能拿出五十万?袁克良更不会为一个无亲无故的人花五十万。

  他们是在戏耍自己。

  陈阳冷冷道:“我就是死,也不会求你!”

  李芳噌一下站起来,骂道:“窝囊废,别给老娘装清高!”

  袁克良也上前边拍着陈阳的脸边说:“你他妈的不识抬举!”

  “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明晚帝豪会所,你老婆林清清去给何少陪酒,到时,你可有绿帽子戴了哟!”

  “林清清,咱南城的头号美女啊,别说何少早就想吃了,那皮肤白的,我都想咬两口……”

  “啪”一声,陈阳一个大耳光抽了过去。

  “靠,敢打我?”袁克良勃然大怒,“他妈的吃了豹子胆!”

  “给我打!”

  袁克良身后那帮人一听,凶神恶煞朝陈阳扑去。

  陈阳自知一拳难敌四手,撒腿就跑。

  “给我追!”

  刚到医院门口,外面冲进来四五个人将陈阳团团围住了,对着陈阳一阵拳打脚踢。

  门口的保安上前,却被李芳拦住:“袁少的事,你们也敢管?”

  不在医院闹,保安还管球的事,缩回了保安室假装没看到。

  陈阳被拖到僻静的小巷,五六个人对他脚踢手打,陈阳毫无还手之力,只得蹲在地上,以手护头。

  袁克良摸了摸脸,拎着边上的空瓶子,狠狠朝陈阳头上砸去。

  一声脆响,陈阳倒在地上,头上鲜血淋漓。

  “死了?”李芳脸色苍白。

  袁克良上前踢了两脚,“这废物不经打。今天先放他一马,咱们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阳只觉得脸上一凉,接着被一股浓烈的酒味呛醒了。

  “小伙子,你怎么躺垃圾里面?”

  一个拾荒模样的老头拿着酒壶,摸了摸陈阳脉搏,探了一下鼻息,“这小子,邪气入体,厄运缠身,原来是中了别人的转运咒,难怪如此倒霉。既然和你沾了因果,老夫就赐你一场造化吧。”

  说罢,老头手捏剑诀,一道金光瞬间飞入陈阳脑海中。

  【亲们喜欢本书,别忘记把本书加入书架哟,下次再看不迷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