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终极修道高手

上架时间:2020-06-24

终极修道高手 已完结

终极修道高手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诸葛潇爻 分类:玄幻仙侠

许萧逸,很普通的少年,在受到强烈的心灵打击后,产生了双重人格。后又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上古仙人留下的七色灵果,成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七色灵根,甚至还融合了血族之主该隐的原血!接着奇怪的幻想,迷离的前世!到底一切是天意,还是有人在幕后操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酷热的篮球场周围和看台上堆满了人,大家都全神贯注的看着篮球场。篮球场上个人和一个球,或带,或传,或闪,或蹲,或跳,或投。互相争执着。这一场篮球赛。是DL中学的的师生友谊篮球赛。

顾名思义,就是老师和学生的篮球比赛。说什么促进师生的感情,方便学习之类的话,其实所谓的师生友谊篮球赛,只不过是校方给枯燥无聊的初中生活加点调味料而已。对漫长而无奈的学校生活来说,只不过是一段小插曲。

可是依然大部分学生热血沸腾。特别是女学生,仅管太阳把她们的晒的热汗淋漓,平时对皮肤特别重视的女生也光着手臂尖叫着。

篮球场上比赛依然热烈的争执着,这时球在一名教师手上,时间只剩下不到秒,比分是教师队比学生队,这时那名老师带着球慢慢的走着,显然是想拖延时间。

当大家都在为学生队担心时。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啪”的一声把正在得意的老师手上球给拍了下来,然后,球“砰”的一声掉在地上,等那名老师回过神来,那个高大的身影已经把球拿在了手中。

带球,转身,双手交换,连过人。然后三分线外停下,跳起,投篮,球承抛物线往球篮飞去。“啪”的一声,球穿过球篮,打在了球网上,然后落地。

哨子一响。三分空心球。随后女生的尖叫。“哇,好帅啊,萧逸,我爱你”旁若无人的叫了起来,在场的老师听了直邹眉头。

还有少数的男生也会喝彩,“好”,“厉害”,“三分耶”。

不过也有几个学生嘴里念叨着,“靠,有什么了不起。”

“哼,要是老子上场哪有你站的份”

“拽什么拽,不过比老子好一点而已,也许是好一点吧?”不过显然都底气不足!跟女生们比起来跟蚊子叫有什么区别?

这时那个高大的身影,也就是萧逸!心里还YY着:嘿嘿,老子全身王霸(王八)之气一震,MM还不主动献身。还转个身对着女生们很风骚的甩了甩头发。又惹得女生们一阵尖叫和男生们的一顿白眼!

其中一个身高CM头发乱蓬蓬的女生对着旁边一个体重超过斤嘴唇厚的像香肠一样的女生说:“快看,他看我了,还对我笑了,难道他已经喜欢上我了,我写的封情书给他,终于有回报了吗?太好了,他要是对我表白怎么办,他要亲我怎么办?要是以后他要娶我怎么办?`````”

那个胖女生就不乐意了,道:“什么看你,明明就是看我,你也不照照镜子,整个就跟孙悟空转世似的,我就不同啦,你看我够丰满!冬暖夏凉,和萧逸简直就是浪才女貌,天生一对!而且我还写了份情书比你多一封呢!”

那个猴子MM(身高CM的那个)指着猪MM(体重斤的那个)叫道:“啊,你这猪八戒投胎的,这辈子就只有猪才配你了,不,是大象才配”

旁边的几个男学生听了只翻白眼,其中有一个还嘀咕着:“我还以为拍《侏罗纪》第部呢?”

这时篮球场上的比分是:了,学生队还输一分。时间也只有秒了,大家都认为结果已经注定了,学生们都很沮丧,老师们却得意洋洋的!

哨声一响,老师队开球,不用说,那个老师带着求就一直的原地徘徊,学生队看了就利马有三名队员围了上去,那老师一看,也马上把球传给了另一个老师。另一个老师接了球后,也是原地徘徊,脸上还笑嘻嘻的,得到的都是学生们的鄙视。

就在这学生队绝望的时候,突然“吼”的一声,一个身影随着扑向了带球的老师,一看正是萧逸。

老师一看是萧逸,利马把球传了出去,可惜由于匆忙出手,所以力度不够,抛的不高。一下子就被最后一个学生队的队员在半空给拦截了下来。其他老师看了,那还得了。利马跑上去围住了那名学生。那名学生想都不想一下,利马把球传给了已经跑道三分线的萧逸,尽管萧逸后面有一名老师队的队员追着。萧然依然很轻松的接了下来。

这时时间已经剩秒了。萧逸手抱球,跨出三步,距篮板还有点距离。但他依然高高越起,单手持球。这时大家都“呼”的站了起来,嘴巴张的大大的,大家心里就只有个字:灌篮!

这时萧逸在半空中,心里超YY的想着,太帅了,要是能灌篮成功,我将成为DL中学的校园偶像。那我以后就有大把MM排着队求我泡,哈哈。

这时“砰”的一声巨响,萧逸只感觉头一阵疼痛。

耳朵嗡嗡作响。什么比赛,什么灌篮都没有了!

萧逸忍不住一声哀嚎:“啊!我的灌篮啊!”

这时安静的教室里所有学生都哈哈的暴笑起来。

其中一个男同学还抱着肚子,边笑边说着:“灌篮,哈哈,笑死我啦,你也知道灌篮”!一些女同学干脆都趴在桌子上,脸埋得深深的。看着她们肩膀不停的着,萧逸就知道她们笑的不轻。萧逸满脸通红的看着自己面前一脸怒容的女老师。说不出话来。

心里暗道:我又做白日梦了?!

萧逸看着眼前这位女老师手里紧紧拿着一本英语课本,知道刚才后脑勺那一下就是这位女老师的杰作。看着女老师不说话,萧逸有点站不出了,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老师,有事吗?”说完全班的人都愣了,萧逸自己也愣了。随即全班又再次暴笑了起来。

可萧逸笑不出来,心里的那个悔啊,干嘛说这话呢?

萧逸偷偷的瞄了一眼眼前这个三十多岁,又爱打扮,又不漂亮的女老师一眼。这一看,差点没逃跑。她对着自己笑,肯定不是善意的笑。笑里藏刀母夜叉-朱容嘉!这是全校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学生认同的称号。

她笑的越好看,你就越掺。

萧逸低着头又站了几分钟,教室里已经没有人笑了。

朱容嘉才用她那冰冷的声音说了句:“去教室门口,站到放学。”

话音刚落萧逸就像一阵风一样“呼”的一声跑到了教室门口。这个动作又引起了同学们的一阵轰笑。

“母夜叉”看的直咬牙,重重的“哼”了一声,就接着继续上她的课了。

而我们的主角就是这个被老师叫到门口罚站的叫萧逸的初三学生!…

故事从华夏历年月号,MZ市FS县的这所DL中学开始讲起。DL中学建校十多年,普及初一到初三的教学课程。有个班级,只有初一个班级,初二初三各个班,全校师生大概有人左右。建校十几年来,倒是把不少学生送进了市一级的中学。

不过只是少数人,还有大部分学生都是搞个初中毕业到三流的学校上高中。这显然在社会都是普遍的现象。但也有人拼命学习但却得不到好成绩而苦恼的学生。

而我们的主角萧逸就是属于最后一种人。全名许萧逸,岁,DL中学初三学生,CM的小个子,娃娃脸,皮肤白腻,留着不长不短的翠发,看起来倒是有比较像女孩子(好几次,出门都被叫做小妹妹)。成绩中等,平平凡凡没有任何特长。

家里有兄弟姐妹四人,而许萧逸就排老大,下面有二妹许春芯,三妹许冬芯,小弟许伦言。父亲叫许风扬,是一名电工,而母亲叫朱明秀也只是一名普通工人。

家里还有爷爷许真明和奶奶陈春羡,父亲有兄弟姐妹人,因为那时几兄弟都出外做生意。都赚到了钱,只留下许风杨在家照顾爷爷奶奶。

所以兄弟姐妹几人每月都会寄点生活费回来。日子过的挺不错。还慢慢盖起了新房子,当然有大部分多是叔叔伯伯们出的。

虽然说生活进步了,但从萧逸.岁懂事开始,父母就经常为一些小事吵架,而母亲吵完后都会把气撒到自己身上,不是打就是骂。一打萧逸就跑,跑着去找爷爷奶奶庇护,而萧逸的妈妈和奶奶一向不和,所以也会和奶奶吵架,爸爸当然帮奶奶这边的。而妈妈吵输后,都会哭着跑回娘家,这种情况也不只一次两次。也许那时候小萧逸就已经把他自己的妈妈归为“坏人”一类。

有一次,还恶狠狠的对着“坏妈妈”的说:“你打我,我以后长大不养你!”

随后又挨了一顿打。也许那时候大人们都以为只是小孩子不懂事而已,但小萧逸却把这句话牢牢的记在心里了。日子慢慢的过去了,小萧逸也长大了,那时两个妹妹都长大了,而萧逸的弟弟也上小学了。

萧逸很疼自己的弟弟,总是让着他,好吃给弟弟吃,好玩的也给弟弟先玩。因为那时萧逸已经上初中了,他很爱表现自己,因为他知道自己学习不好,人长的小,什么都不好,家已经不在温暖了,他害怕自己会被别人遗忘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早熟的缘故吧!

虽然很努力的学习,夜晚偷偷开灯看书,一边走还会一边的想着习题怎么解答,可是“高分”这个名词似乎与他无缘似的,尽管做到这份上,成绩依然没有任何提高。所以为了引起别人注意,他总是会做一些傻事,比如帮人家买东西,请人家吃东西,老是搞丢脸的行为给别人看,希望别人注意自己。

而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件事后,萧逸变了。岁那年,萧逸上初二了,那天是星期天,萧逸去同村最好的朋友-郑天辉家玩。

说是朋友,其实伦辈分萧逸得叫郑天辉叔叔的,因为自己的爷爷的爷爷和天辉的奶奶的奶奶好像是什么表兄妹,反正这里面关系很乱,说不清楚。从小到大萧逸只有这个可以说真心话的朋友,两人年龄一样大,所以两人都是以兄弟相称。

而郑天辉和萧逸两人恰恰相反,郑天辉人长的很高大,岁就CM了,人也长的很帅,家里又有钱,因为他有一个小姨很有钱,而那个小姨又很疼天辉,所以天辉并不为钱烦恼。家里就他姐姐和他两人,所以在家,父母很疼他。从来没骂过,更不用说打了。

两人走在一起就像是绿草陪衬着鲜花一样。当然萧逸是绿草,而郑天辉就是鲜花。不过两人虽然心知肚明,但谁都不介意这些。

这天,萧逸又到郑天辉家里去玩了,因为郑天辉父母不在,两人着关着门看“儿童不宜”的碟片呢。正看到紧要关头!

电话铃却突然响了起来,吓得两人一大跳。

郑天辉不满跑过去接电话,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哪个刁毛,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郑天辉走到电话旁看了号码,顿时就愣了,苦笑着对坐在电视前面的萧逸说:“你家的!”

萧逸疑惑的:“哦”了一声。就跑过来接起电话。

“喂,我家萧逸在吗?”是萧逸父亲许风扬的声音。

郑天辉没说什么,直接对着萧逸扬了扬手上的电话,道:“萧逸,你爸找你!”

“嗯?我爸找我?”萧逸疑惑的看了郑天辉一眼,随即才走了过来,接过电话。

“恩,爸,是我。有事嘛?”萧逸拿着电话答道

许风扬生硬的说:“有点事,你回来一下!”

萧逸虽然疑惑是什么事?但也没多问,直接应了声,挂了电话。

就对着郑天辉说:“我走了,家里有点事!”

郑天辉无所谓的扬了扬手:“走吧,记的把门关上。”``````

萧逸心里想着,到底什么事这么急啊?自己总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心里越想越急。所以一路狂奔着回家。

因为萧逸和郑天辉的家距离并不是很远,所以几分钟后,就气喘吁吁的到了家门口。一进门就看到父母坐在椅子上,一脸气愤的。两个妹妹脸色古怪的站在一边。弟弟看到自己时恐慌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便躲到奶奶后面。

萧逸心里更疑惑了,对着父母说:“爸,妈。你们不是去小姨家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朱名秀一脸气愤的站了起来,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竹棒。指着萧逸的脸说:“我抽屉里的块钱是不是你拿的?”

萧逸从看到母亲手里的竹棒母亲手里的木棒开始就脸色苍白了起来。他知道今天又免不了一顿打!但听到说:钱是不是你拿的?就把事情猜的八九不离十了,萧逸不是笨蛋,相反他很聪明。不然小的时候也不会说出那句:长大我不养你的话。萧逸想想事情大概是因为父母出门去小姨家,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那么快回来。回来后发现自己的钱不见了,认为是萧逸偷的,所以把萧逸叫回来“审问”。

萧逸心里很气愤,非常气愤。他沉声道:“我没有。”

朱明秀哪里由得他顶嘴,手里竹棒乱飞,一棒没落的打在萧逸的身上。

嘴里还大骂:“我叫你顶嘴,是不是你偷的,快说,不承认,我打到你承认为止!”

萧逸站在那里低着头一动不动,让那打了自己好几年的竹棒落在身上发出“啪啪”的声音!被打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但却比不上自己的心痛。

通红的双眼里泪水哗啦啦的流了满脸都是,还有几滴泪水掉在地上溅起了泪花。

萧逸心很痛很痛,他从小都不说假话。即使考试得了高分,老师鼓励他有进步,他还是会不留嘴的跟老师说,“我是抄别人的。”

因为他知道,说谎得到的东西就像水晶棺材里面的尸体一样,即使包装再漂亮,尸体永远是尸体,不可能永远保存下来,总有烟消云散一天,更别说活过来了.萧逸觉得很痛苦,他最恨别人冤枉他了,但他没有哭出声。咬着牙,默默的承受着。心灵上的折磨远远超过肉体。

爷爷奶奶看着心疼,出手护住萧逸。两个妹妹都拉着妈妈的衣服,嘴里叫着:“不要打了!”

而许千群却一直坐在刚才那里,一脸枯井无波的看着这一却。仿佛被打的是陌生人一样。朱秀清看着萧逸一动不动的让自己打,火气消了一点。

深吸了口气:“是不是你偷的?”萧逸没有抬头,用那沙哑的声音说到:“不是!”

朱明秀听了眉头一皱,心里没了底。:该不会真的不是他偷的吧?不可能,也只有他才有可能拿到自己的钱?”

想到这里,眼神一冷,进屋拿了一条绳子,他萧逸绑在了柱子上!说道:“谁也不能给他放松,不承认,不给他松绑。直到他承认为止。”

就这样萧逸被绑在了柱子上,一直到夜晚来临!大家都吃饱了,而萧逸依然没有一点动静,从被绑到现在,都没有动过。一动不动,就好像一具尸体。

本来奶奶想拿点东西给萧逸吃的,但却被父亲阻止了,说什么让他吃点苦他才知道怕!

晚上点左右,小弟许论言老早就跑到屋里去学习了,许春芯觉的许论言今天那么早去学习有点奇怪,所以就偷偷的摸到许论言房间外的窗户去偷看。却看到许论言皱着眉头看着手里那崭新的一百块钱?

许春芯二话不说的推门而入,抢过许言论手里的一百块钱。:“你要死啦,害的哥哥那么惨,他那么疼你,你竟然这么对他。”

说到这许春芯拿着钱就跑出门口。许论言这时才回过神来,也跑出门外,想把钱抢回来!

可惜许春芯跑的快,一下子就到了客厅,对着父母说:“钱是弟弟偷的,看,钱在这。”说着就把钱拿给母亲。

听到这话,许论言又跑回了屋子,把门锁了起来。朱明秀怒发冲冠的跑到论言门前,用脚踢着门。嘴里大吼道:“臭小子,给我出来,为什么偷钱,偷了还不承认,你看看你哥哥差点被我打死。你这死仔,给我出来。我要打死你。”

许论言在里面也大叫:“谁叫你们早上去小姨不带上我啊。”

母亲更大力的踢着门,大骂道:“你这死仔,不带你去你就偷钱```````!”

二妹许春芯和奶奶陈春羡都第一时间去给萧逸解开绳子,陈春羡嘴里还念叨着:“可怜的孩子啊,你妈妈真不是人,怎么那么对自己的孩子啊。”许春芯也是满眼红红的。

绳子是打着活结的,所以很快就解开了,绳子解开那刹那,萧逸飞快的跑出了大门,一下子就消失在黑暗的夜色中。

许春芯这时才大叫:“爸爸,哥哥跑掉了啦!”

萧逸茫然的跑着,他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的哭一场,听到是弟弟做的他并没有惊讶,因为这些他都猜到了。他没有怨恨弟弟,也不会去责怪他。

他恨母亲的恶毒,恨父亲的无情,更恨自己的没用,要是自己成绩好点,就不会变这样。

他停了下来,坐在地上。他实在跑不动了,就在原地轻声的哭泣了起来。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郑天辉的声音:“萧逸,你在哪,萧逸。”

萧逸知道自己不见了,父母一定第一时间找到天辉家,所以天辉出来找自己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直到声音远去,萧逸累的闭上眼睛。可心里却疯狂的喊着:恨,我恨。我好恨!!啊!`````

半个小时后,萧逸,眼睛猛的张开,眼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嘴上还带着邪恶的笑容,一脸的狰狞的神色,看起来很恐怖。然后慢慢的起身,往“家”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萧逸和弟弟照样背着书包上学。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似乎一切都没什么发生过,父母也没有提起这件事。

从那以后,吃饭时,大家都在饭桌上吃饭,而萧逸一个人拿着碗孤零零的坐在大门口,没有与家人一起看过电视,没有与父母谈过家常,也不再关心自己的弟弟妹妹,也不再找爷爷奶奶庇护,再也不在晚上开灯看书。偶尔还上课睡觉,旷课,对女同学耍耍流氓,讲讲黄色笑话。脸上常常挂着一副懒散的笑容。这倒是给自己的娃娃脸上添加了一点吸引力。看起来更可爱了。

开始周围的人,特别是郑天辉。大家都很奇怪。一下子怎么就换了个人呢。不过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也就适应了过来。而萧逸本人思想方面也变得奇怪,喜欢幻想,就是所谓的白日梦。幻想着自己变成超人拯救世界。变成亿万富翁。变成超级帅哥,吸引无数美女投怀送抱。而学习方面好像是注定的,即使不努力,成绩依然保持着以前的水平。倒也是过的不错。笑容比以前多了很多。

但谁也没有想到的事,萧逸的脑海里潜藏着邪恶的另一面!只是把自己的另一面封印在脑海的一个角落!只是自己的意识这么做的甚至连萧逸自己都不知道!

(有些奇怪的开头,有点悲伤!别介意,都是虚构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