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缠婚总裁:天降娇妻深深爱

上架时间:2018-11-23

缠婚总裁:天降娇妻深深爱 已完结

缠婚总裁:天降娇妻深深爱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糖糖糖衣 分类:都市言情

在我最苦难的时候,我遇上了司少臻。 “苏念白,做女人就要聪明点,不要动不该动的念头,爱上我的后果你承受不起。” 这是那一晚,他对我的警告。 相伴四年,我弥足深陷,为了不惹来他的怒火,在他结婚之时,我乖乖转身消失。 可是……为什么明明说好了再不相见,他还总是要缠上来? “司少,请止步!” “宝贝,你被我伺候叼了,相信我,其他男人满足不了你,同样的,我用你也用习惯了,换别的女人,过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苏念白,四年前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

那时,我妈正生着重病,整日整日的咳嗽,后来严重了,直接咳血。

为了给她看病,我带她从家附近的小医院辗转到市里的大医院,昂贵的医药费不但花光了我妈辛辛苦苦攒下的那点存款,还欠下了不少外债,卖掉房子都无力偿还。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我妈的病还没发现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我四处借钱,给她治病,却依旧没能凑够医药费。为了留住她,我只好去找早已把我和我妈抛弃的那个人,我爸,施庆江。

多年没和他联系,我只知道他过的很好,其余一无所知。花费了不少心思,才打听到了他的别墅地址。

第一次看见他,他开着豪车,从我身旁一闪而过。我拼命的追赶,分明瞧见他错愕的表情,他却并未停车。

第二次看见他,是在他的公司门口。

我在那里等了三个多小时,才看见被一群工作人员簇拥在中间的他。

他看都没看我,我追上去,却被保安和前台小姐赶野狗一样把我赶出了公司大堂。

当时,施庆江就是我救回母亲的唯一希望,我虽然生气,却不敢放弃,只好在公司的门口等着。想着,他被我烦的没办法的时候,也许就会帮我一把。

毕竟他那么有钱,那点医药费对他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

那天下着瓢泼大雨,我浑身湿透,冷风肆虐,冻得麻木的身体却不及我的心冷。

时间一点点流逝,我望着黑沉沉的天空,心底一点一点的绝望。

司少臻,就是此时出现的。

“你站在这里,除了招人怜悯和浪费时间,还有其他用处吗?这个世界上,怜悯是最廉价,最没用的东西!千万个人怜悯你,不及一人帮你。”

他声音冷淡,好看的大手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更显冷漠。

我愣愣地抬起头,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他漆黑如墨的眸子之中。

“你是谁?”愣了许久,我才呆呆地问。

“我是谁重要吗?”

他的表情依旧冷淡,但漠然的目光打在我身上,竟好像有形一般,让我觉得心底隐隐作痛。

“我……”我张了张嘴,站在这个锋芒万丈的男人面前,竟觉得无端羞愧起来。

“你走吧,你不会等到任何想要的东西,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许是因为我的懦弱,他有些不耐烦,将手里的伞塞进我手里,然后头也不转地进了大门,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

我站在原地,许久许久都没能回神。

那是我第一次遇到司少臻,记忆深刻。而他,至今为止,都不曾想起那次相遇。不知道那把黑色的雨伞,轻而易举的就温暖了我的心。

后来,我对施庆江彻底死了心,再也不敢把希望放在他的身上。

为了钱,我四处辗转寻找工作,被一个自称星探的人看中,说介绍我去做模特。

心急如焚的我开心的不行,甚至没有深究他话里的真假,就答应下来,然后签订了一份合约。一直等被那男人带去一间酒吧,我才恍然大悟自己被骗。

然而,却是木已成舟。

合同上写得明明白白,必须无条件听从公司的安排,否则要支付1000万的违约金。

1000万……

看着那一长串的数字,我就知道,我已经别无选择。

当天晚上,我就真的服从安排,去陪酒了。画着浓艳的妆容,穿着一身暴露的衣服,裙子都开叉到大腿根的那种。

霓虹灯影下,我就那么一眼看见了被一群人围坐在中间的司少臻。

四周是群魔乱舞一般的人群,他坐在那里,却好像隔离了全世界。目光沉静,却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那一刻,我差一点就落荒而逃。

然而,也只是差一点,我根本就没有机会逃掉。我被一个富二代拉到人群中,目光对上了司少臻的,他看着我却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我忽然醒悟,他根本不记得我这个人。

“这是这里新来的货,刚到,新鲜得能榨出水来,谁先想试试?”那个富二代伸手挑起我的下巴,向大家介绍。

我被十几双眼睛盯着,像是一个货品一样,被人上下打量着,有种被扒光了扔到大街上的羞愧感。

有人提议:“看着不错,不如让司少先尝尝味道?”

司少臻挑了挑眉,我感觉心脏顿时漏跳了一拍。

“诶,你别瞎几把建议,谁不知道司少从来看不上这种地方的货色。多少名媛都挤破了头想要爬上他的床,哪里还轮得上这种女人!”

“哈哈哈,是我脑抽。”

“不过这个看起来确实新鲜,好像跟以前的都不一样啊,不然让我先试试?”

“你得了吧……”

“……”

我低着头,听着他们讨价还价,心里害怕的不行。而司少臻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我更是瞬间觉得心沉到了底。

大概是确定司少臻真的不会看上我这种女人,那几个富二代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他们摸我的脸,拉扯我的衣服,口中的话更是下流无耻,要多过分有多过分。

我被他们拉过来拽过去,听着他们商量着要如何对待我,吓得浑身发抖。

眼泪终于还是止不住的落下来,我拍开摸到我胸前的那只手,转身就往门口逃。

“想跑,给本少爷回来!”

一个富二代发现了我的意图,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就往回扯。

我头皮火辣辣的疼,却还是想着逃跑,拼命挣扎,直接就被他捏住了脖子。

他用嘲笑的眼神看着我,一边不干不净的骂,一边动手撕扯我的衣服:“跑,把你的衣服剥光了,我看你还往哪跑!”

“把她给我吧,吃惯了山珍海味,突然也想尝尝这些山村野味。”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我的难过,司少臻就在此时冷不防地开了腔。

四周顿时安静下来,诧异的目光纷纷投向他。

我猛地抬起头,隔着人群,看见他一如既往表情寡淡的脸,此刻却好像被灯光染上了一丝异样的诱惑。

司少臻站起身,穿过人群向我走来。

“女人,跟了我怎么样?”他咬上我的耳垂,坐着挑逗的动作,声音却是一如既往的冷。我还没反应过来,四周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声,我的脸顿时火烧一样的滚烫起来。

那次就是我和司少臻的开始。当天晚上,我把自己交给了他。至今,四年,一千多个日子,我依旧属于他。

在别人眼里,我早已走进了上流社会,过的是奢华而享受的日子。

然而,其中的心酸,却只有我自己知道。

今天又是周末,我和往常一样陪着司少臻。

他带着我登上了一艘巨大而豪华的私人游轮,游轮离岸,向一望无际的海面行驶。而我和他,自然在最顶层的豪华套房。

套房内,昏黄的灯光投射在他光裸的脊背上,看上去很是性感,我却没有心思去看。

此时的我就像一叶小舟,在他身下浮浮沉沉。他的动作停下好久,我还在闭着眼睛喘气,缓慢的从高潮中缓过神。

他笑了笑,贴在我耳边问:“舒服吗?”

那声音竟好似蛊惑,我有些脸红,却还是配合的睁开眼,回答他。

“嗯。”

轻轻点头,我情不自禁地攀上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戏谑般地开口,“司总宝刀未老嘛!”

司少臻轻笑,弯下腰,咬上我的唇,“老不老你难道不知道?”

我心甘情愿地承受着他毫无章法的啃咬,好半天才说话:“我知不知道不要紧,反正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

说完,我清晰的看见他眼底渐渐泛起一丝复杂的神色。

他将唇凑近我耳边,好似念叨着情话似的低声耳语:“苏念白,这四年,你爱过我没有?”只是一句漫不经心的询问,却让我心跟着剧烈跳动起来。

爱过他没有?

若不爱,我又怎么可能在他身下,心甘情愿承欢?

十八岁到现在,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四年,全部都给了他。

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我问他:“司总怎么突然想起问我这个?”

司少臻瞟了我一眼,语气更多了几分漫不经心:“就是突然想知道。”

“司总魅力无边,年轻帅气又多金,哪个女人会不爱你?”我在他的俊脸上摸了一把,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他抬起头,似乎有些不高兴了:“苏念白,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我有些怕,微微侧过头,躲开他尖锐的眼神。

沉默了的片刻,才答道:“司总可是在哪个小美人身上栽了跟头,来我这里鉴定自己的魅力了?哪个女人这么不识好歹?”

他抿了唇,眼神更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