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年度大戏之提拉米苏

上架时间:2018-08-31

年度大戏之提拉米苏 已完结

年度大戏之提拉米苏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诗烟公主日记 分类:穿越架空

她是一抹寻爱的幽魂。 前世的她名叫风惜颜,是才名绝冠的江南第一美女。 前世的他名叫白袭然,是风流潇洒的江南第一公子。 她与她,演绎了一场举世瞩目的倾城之恋! 浪漫的爱情,弹指即为天涯…… 造物弄人,红颜薄命。 她消失的令人心疼,令人感慨….. 奈何桥边,她等了一年又一年,花开又花谢。 却未曾见过她的笑颜 她不愿喝下那碗遗忘前世的孟婆汤,她不愿忘记他温柔如玉的眉眼….. 终于,她的爱感动了上天。 可是,她不曾想到的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婆婆,我可以不喝吗?”.

阴冷潮湿的黑暗中传来女子温婉轻柔的声音,婉转动听如同黑夜里的夜莺。

“孩子,喝了吧!喝了这碗汤,你才会忘记前世的种种恩怨,才能在世为人!”

“可是——”女子的声音中含着一丝凄苦与无奈,“我怕——我会忘了他!我真的很害怕!我们曾经约好在奈何桥相见,可是我等了好久,好久。一年又一年,花开花谢,一岁又一岁,日升月沉。我却再也没有见到他!我自然晓得,若我喝下了这碗孟婆汤,我——是再也无法认出他了!”

“孩子,别说傻话了!即使你不喝这汤,即使你还记得他,他——却会永远的遗忘你,你会因此受伤的!”

老人用干枯的手轻轻抚摩着女子的发,神情温柔。

女子突然抬起头,脸颊如同盛开着的桃花,两汪淡淡含情目中似乎有着泪花闪烁,又略见钢铁般的坚毅。

“婆婆帮帮我,我——不怕!”

“傻孩子,这世间种种理应随缘而至,你与他,今生缘已尽,若强求来生,只怕徒添更多磨难!”

“我不怕!”

婆婆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若你执意不喝这汤也并非毫无办法,只是这世间之事,有得必有失,你也必须拿你的一样东西用来交换!”

女子愣了一下,贝齿轻咬下唇,眉头轻轻簇起,有些疑惑有些试探的问道,“何物?”

婆婆颤颤巍巍地转过身,似乎有些不忍。

“那样东西就是——你的美貌!”

沉默,寂静,空气如死灰。

女子站起身,纤弱的身体在黑暗中显的坚挺,变的异常的坚强。

“我愿意!”

袭然,我是惜颜,那个一直被你宠着,被你爱着的风惜颜。

所以,来生你一定要找到我!

不过,没有找到也不要紧,因为我会努力先找到你的!我会一直找,一直找,直到找到你为止!

但你见到我时,千万不要惊讶!虽然我的样子变了一点点,可我依然是你温柔的妻!

我依然是那个在江南杏花烟雨中痴痴等待的惜颜。

依然是那个在重重庭院中苦苦思念着的惜颜。

依然是那个与你在西子湖畔弄柳扁舟的惜颜。

所以,袭然,我相信。

即使你喝下了奈何桥边那碗遗忘前世的孟婆汤,你依然会带着前世的思念记起我,我会一直一直的等着你的!“怪物呀!”

房间内传来“哐啷”一声,稳婆握着盆子的手猛然一松,有些惊慌过度的跑出门,随后而至的侍女小厮们也都相继尖叫着跟出!

最近,闭塞的江南小镇内传来一件十分有趣的事——苏家新出生的小女儿竟是个丑八怪!

这可真是一件奇怪至极的事。苏家老爷年轻时怎么说也算是仪表堂堂,潇洒俊逸。且那新娶的姨房太太也称的上风流美人,妩媚多情。

怎会生出一个这样的丑丫头?

有些不怀好意的外人暗下思忖,许是那姨太晴月做下了那勾人的买卖,生下了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人们都有些幸灾乐祸的观望着,带着分落井下石的期待。

这确实是一个非常丑的女婴。

苏老爷有些严肃的站在床边,灯光将他的身影拉的魁梧而又颀长。

所有的下人都半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观察着他阴晴不定的面容。

小小的婴孩孤单的躺在床上,显的特别的瘦小。蜡黄蜡黄的小脸,小的似乎粘在一起的双眼,塌的没有棱角的鼻子,微微向下撇的嘴巴。

毫无特色的一张脸,毫无美感的一张脸,丑的让人不忍心看。

“晴月,这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解释一下!”

声音洪亮而有气势,所有人都敛声屏气的低下头。

一位身穿枚红旗袍的女人有些不情愿地走了出来,声音庸懒。

“我怎么会知道?那女娃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男人缓缓走上前,右手握住女子下颚,稍稍使了使劲,女人有些难受的吃痛起来。

“你——给我解释清楚!”

“我……我…….”

女人的脸涨的有些通红,嘴唇发白,气若游丝,仿佛下一秒就会昏厥过去。

周围满满当当地站着一屋子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句话,空气出奇地安静!

“老……老爷……你饶了我吧!我…….我真的不知道!”

女人双脚被迫离开了地面,不停地乱蹬着,玉手紧紧握住男人粗黑的手臂,嘴中呓语着痛苦的话语。

“说!她是从哪里来的!”

“她……她……”

女人的脸色渐渐转为青白,虽极力挣扎,却死死咬着嘴唇不肯吐露一个字眼。

男人加紧了力道,手节紧绷。

“她……她……”

“哇…….”

房间内突然传来婴儿的啼哭声,仿佛感应到了母亲的痛苦,哭声清脆而又响亮。

男人有些厌恶的回过头。

突然手下一重,女人颓然的松开了手。

她——死了!

1987年江南的第一个冬夜,苏家小姨太因产后抑郁,上吊自杀而死,留下一女婴,奇丑无比,名叫苏莲音。

苏莲音,渺小如尘埃,渺小到无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次日,苏家正夫人也生下一女婴,虽尚在襁褓,却可依稀辨别出长大后必为一绝世美女,此女名叫苏法音。

十年一觉的扬州唱晚。

风惜颜门前的落花满盈。

沉醉前世的风景流岚。

寂寞的叹息。

谁的江南?

在江南,风惜颜这个名字可是个响当当的招牌!

虽然见过她的人早已风化多年,但据祖祖辈辈传下的无数字画来看,她的美可谓倾国倾城。

她的容颜让人嫉羡,而真正让人感叹的却是她与江南第一公子白袭然那一场举世瞩目的倾城之恋!

浪漫的爱情,弹指即为天涯!

华丽的爱情,从此男耕女织,从此恩爱两不疑,从此只羡鸳鸯不羡仙!

江南因他们而沸腾,因他们繁华如絮,也因她们的离去而沉寂消匿,安安静静!

直到现在!

直到苏家二女儿苏法音的出生,直到她的渐渐长大,直到她容颜的渐渐明晰,人们才恍然觉得,她竟与当年的风惜颜有着惊人的相似。

一样的月容花貌,一样的眉清目秀,一样的齿白唇红。

她,会是风惜颜的转世吗?而她的白袭然又会在何处呢?

隐藏在妹妹熠熠光环之下的苏莲音,依然淡淡地微笑着!手中握着细细的针,做着永远粗糙的刺绣!

血,却一滴一滴的从她黑瘦的手指尖滑落下来,闪动着妖冶的光芒。

表情可以骗人,可心呢?

她深吸一口气,走向窗边,窗外一片春意盎然,景色宜人。

握窗的手,却指节苍白!

袭然,这样的我,你还能认出来吗?

“法音妹妹,等等我!”

莲音拖着厚重的旅行箱,气喘吁吁地说道。

离开了古朴的江南小镇,来到这现代化十足的武青市,莲音真正是有些目瞪口呆,沿途的所见所闻,人们的穿衣打扮,真是让她既好奇又新鲜。

“丑女,谁让你叫我妹妹来着,说了多少次,怎么都不知道改?”

说话的是一位穿着粉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五官精致如瓷娃娃,头发微卷,明明一副现代美女打扮,却带着分古典美女的气质,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却在她白皙的脸庞上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让人不得不喜欢!

毫无疑问,法音是美丽的!

虽然被妹妹嘲弄了一番,莲音却并未觉得难过,只是看着她傻傻的笑,样子很纯净!

法音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看莲音一身乡土的打扮,还有那一笑就会露出来的两颗黄黄的门牙,鼻孔轻哼一声,转身朝前走去,高跟鞋底将地面大的蹬蹬直响,样子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莲音急忙跟上前去。

她从来就不会生她的气。

她从小就让着她。

不是因为她是她的妹妹。

而是,她与前世的她有着惊人的相似。

没有谁比莲音更清楚,风惜颜与苏法音,两人就像前世今生的姐妹,拥有着相同的绝世容颜!

有时,就连莲音也会犯糊涂。或许,法音才是风惜颜的转世。

如果是这样,自己又是谁呢?

就在这儿了!”

带着校牌的学长打开了寝室的门。

干净的上下铺,洁净的书桌,宽敞的阳台,莲音欢快地走进房间,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就是自己的大学生活吗?好美好!

法音转过身微笑着向热情的学长道谢,在外人看来,她从来就是一个温和的天使!

学长有些受宠若惊,想来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禁不住她的温柔一笑,毕竟曾经的风惜颜可是江南第一美女!

学长红着脸说着客气的话,转身离去,突然顿下脚步,回头说道:“下午两点,学生会举办了一场新生欢迎会,在502室,记得别迟到!”

本来略显宽广的教室此刻坐着满满当当的学生,一张张青春的笑脸洋溢着最为璀璨的笑容。

法音与莲音抢了一个最为有利的位置,刚坐下,法音便有些无趣的玩起了自己的手机。

莲音则睁着自己不大的双眼,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不得不发出一声感慨:清远大学的美女确实很多!

娇媚的,清纯的,可爱的,独特的…….数不胜数。

一个个虽及不上法音那般让人惊艳,却各有各的动人之处,莲音兴味盎然的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都经过了精心装扮,眼神中似乎含着丝焦急与迫切,莲音身旁的美女竟紧张的握住了拳头。

莲音心中的疑惑又加重了几分。

“知道学生会的主席是谁吗?”

“废话,当然知道了,是建筑系的布莱德嘛!若不是因为他,我才不会没事跑来听这无聊的讲座呢!”

“布莱德?是那个大一的新生吗?”

“是呀!是呀!”

“可是大一的新生怎么会做上学生会的主席的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布莱德的父母曾经是政府高官,后来又在商界玩的是风声水起,学校那么大的体育场不就是因为他们家的赞助才修建成功的!这么大的恩情,一个学生会的主席又算的了什么?”

“你别瞎说!布莱德今年可是拿的一等奖学金,凭的可是实力!”

“哇!好厉害!”

“当然了,听说他的人长的也很帅,每天都有人送便当,今年建筑系那么多的女生哪来的?还不是因为他!”

布莱德?

莲音簇紧了眉头。

“画好了吗?”

女子挽起裙摆,露出双晶莹修长的玉腿,赤着纤秀、完美无暇的双足,轻盈的走过船板。

低下头,两双盈盈秋目动也不动的凝视着桌上的那副抚琴仕女图。

“真美!”女子感叹道。

身边传来男子闷闷的笑声,爽朗动听。

“竟还有这样不知羞的人,拐着弯夸自己漂亮。”

女子的脸不禁红了几分,“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就知道打趣人家!”

说完有些生气的转过身,男子急忙握住了她的手,好言说道,“这画中女子再美,却也及不上你的万分之一。”

这话说的动听极了,女子的脸竟更红了几分。

男子发现了她的窘状,随即说道,“那首曲子很好听,词写的也很好,是你自己做的吗?”

女子微微一笑,“词是我娘写的,曲也是她配的,我不过拿来用罢了!你——喜欢吗?”

“喜欢!”男子站起身,轻轻吟道:“灯影桨声里,天犹寒,水犹寒。梦里丝竹轻唱,楼外楼,山外山,楼山之外人未还。人未还,雁字回首,早过忘川,抚琴之人泪满衫。”

他转过身,看向女子:“写的很美,但太过悲切,这词想来应是为某个思念的人而作。”

“是呀!这首词是写给我爹爹的,我娘总是会在春分时节独自登上那忘忧亭,面对着滔滔江水,独自抚琴,她时常告诉我,这琴声可以将她的思念带给爹爹!”

“她——”

门吱的一声被开启,阳光倾泻而进,照乱了她的眼,弄乱了她的心,吹乱了她前世的记忆……

所有的人都停顿了下来,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门口的动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息。

干净的浅蓝T恤,修长的双腿隐藏在简单的仔裤之中,栗色的短发,干净的眉眼,是他,又不似他……

黑瘦的手指紧紧揪住衣衫前襟,两汪明眸内满是不可思议。

颀长的身影在讲台前顿住,缓缓缓缓地转身,完美的棱角一点一点的明晰。唇角微弯,展颜而笑,眉眼间似乎笼罩着一股淡淡的光华,不闪耀却宜人。

“砰!”

所有人都望向那抹突兀站起的人影,有些不明所以。

四目相对,莲音突然痛恨起自己小小的双眼,若再大一点,是不是可以将他看的更加清楚,更加明白。

眼睛酸涩,一滴清泪滑过面颊。

奈何桥边的苦苦等候,前世的错爱纠葛,五百年的擦肩而过,是否才换回今日这一场完美的邂逅?

只是,他依然是那个英俊潇洒的他!

可她,却再也不是那个她了!

莲音沉下眼眸,有些萧索的坐了下来。

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她,眼中或多或少的带着一丝嘲讽。

“你能不能少做些丢人的事!”

莲音听到了身旁法音微带愠怒的言语,低下头,沉默不语。

演讲很成功,布莱德真的是一个很出色的人。

明明是一篇枯燥无比的新生动员会,他却能将它讲的妙趣横生,整个教室充满着勃勃生气,笑声一阵接着一阵。

莲音却始终没有抬头,那样熟悉的声音,那样熟悉的面容,她真怕自己会做出什么蠢事来。自己倒无所谓,若给他造成了伤害就不太好了!

演讲完毕,整个教室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无数女生的眼中冒起了爱的火花。

终于,莲音忍不住抬起了头,三百年的寻寻觅觅,如今终于见到了,怎能不让她心驰神往。

眼中的他走下讲台,栗色的短发在清浅的风中微微飘动,漂亮的令人咋舌。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中透着些许孩子气。挺直的鼻梁、光滑的皮肤、薄薄的嘴唇,一切与前世的他别无二致。

他转身朝大门走去,修长的身影一点一点变的渺小。

莲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豁然站起了身。

多功能教室的椅子将椅背砸的非常响亮,所有的人都看向了那抹瘦黑的身影。

莲音什么也不管了,什么也不顾了。

她决然的向他跑去,风声呼呼的在耳边回响。

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我要抓住他,我一定要抓住他!”

纯棉的LEVI’ST恤有着很好的触感,当时间定格在这一刻,教室里响起了一阵一阵的抽气声。

一个丑丑的女孩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衣衫,虽然身高只及他的肩膀,但眼中的倔强却令人动容。

“袭然……”莲音呢喃道。

布莱德皱了皱眉,想拉过T恤的下摆,谁知女孩竟用了全力,自己竟怎么也抽不出。

“袭然,你是袭然的,对吗?”

这时旁边走出了一个漂亮的女孩,伸出手,使劲的推向了莲音。错愕不及间,莲音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尘土飞扬,本来就不太干净的脸庞显的更为肮脏。

莲音却似乎并未感觉到痛,只是定定地看着他,痴然的让人心痛!

“其凝析,你乱叫个什么劲,有几分姿色就了不起呀!我米罗罗就是不怕你怎么样!”

一位高挑的女孩挡在了莲音身前,纯白色的运动服,小麦色的肌肤,健康而有活力。

“又是你……米罗罗,你果然还是像蛋一样蠢呀!”漂亮女孩嘲讽道。

“你…….”

高挑女孩气的撸起了袖子,“其凝析,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知道怕字怎么写了!”

硝烟弥漫,眼看一场大站即将开启,莲音慌忙拉住了罗罗的裤角,摇了摇头,示意不要。

高挑女孩犹豫了一下,转身说道,“给她道歉!你们俩都得给她道歉!”

漂亮女孩轻哼一声,下巴抬的高高的,似乎十分不屑。

此刻的莲音依然处于外界屏蔽当中,她的整颗心都放在了他的身上,塞的满满的,满满的!

布莱德终于将眼光投向了地上的她,黑黑的,丑丑的,瘦瘦的。

眉头微微皱了皱,他伸出手,拉了拉刚才被弄的褶皱的T恤下摆,冷冷开口道:“真脏!”

真脏!真脏!真脏!

莲音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直直望向他。

他竟然说她脏,说她脏!

高挑女孩嘲讽一笑,挽过布莱德的手臂,两人转身离开。

周围安静极了,可莲音分明听到了人群中浅浅的嘲笑声,如刀般割着自己血淋淋的心脏!

“布莱德学长,我叫苏法音!”

身后传来了法音悦耳如天籁般的嗓音,甜甜的,腻腻的。

前方的他似乎被什么触动了一般,转过了身。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望着,莲音突然感到了一丝心悸。

这样的两个人,这样的两双目光,这样相同的容颜。

分明就是前世的风惜颜与白袭然!

好冷,冷彻心肺!

难道这就是自己没有喝下孟婆汤的报应吗?

可笑!真可笑!莲音低下了头!

“你还好吗?”

高挑女孩蹲下身,担心问道。

“没什么,谢谢你!”

高挑女孩细心的将小小扶了起来,爽朗的笑了笑,“我叫米罗罗,咱俩是同学,以后若还有人这样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会帮你出气的!”

“罗罗?罗罗索索德罗罗吗?”

莲音有些疑惑,虽然这个名字很可爱,但想来是不会有父母给女儿起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的。

“是落花的落啦,因为我是樱花下落时出生的,所以就给我起了个落落,不过我更喜欢啰嗦的罗,更好玩!你呢,你叫什么?”

“我叫苏莲音,我是平安夜那天出生的,我比你大。”

“真可恶,白白让你做了姐姐,你住哪呀,看你刚才摔到了,不如我扶你去寝室吧!”

热心的可爱女孩,莲音暗暗想着。

“我住在北二楼137号房。”

罗罗突然愣住了,随即兴奋的欢呼道:“天啊!咱俩一个寝室!真是太有缘分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