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最后一个妖神

上架时间:2018-10-23

最后一个妖神 已完结

最后一个妖神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叶子 分类:悬疑灵异

当易阳睁开惺忪的睡眼,却发现自己被人钉死在了一口棺材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易阳睁开惺忪的双眼,入眼一片透暗的漆黑,他吃了一惊,右手猛地一拍,撑地而起!只听见“咚”的一声闷响,易阳的脑袋撞上了坚硬的木板!

被这厚重木板一撞,易阳的意识反而更加清醒,迅速冷静下来,他终于发现自己此刻身处在一个用上等的木质材料建成的木盒子内。易阳不禁一愣,我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在这里?易阳试探性地摸了摸木盒四周的构造,顿时手足冰凉!

这赫然是一口被人紧紧钉住的棺材!

我怎么会被人钉在棺材里?易阳万分惊诧,起先的不安已经平复下来,脑海里慢慢想起了很多事情。

易阳本是大陆史上最年轻的强者,一身修为通天贯地,万人膜拜。在他突破下一层境界,遭受千重天劫时,却让自己最大的仇家“紫电兽”寻至。

这“紫电兽”乃是万年妖兽,妖法盖世,万妖臣服。易阳年少成名,惊才绝艳,自然心性颇傲,难免目中无人,无意间竟是惹上了它,与它结下深仇。若在平时,易阳大可凭借自己一身高深的修为瞬移离开此地,躲避追杀,但此刻他却是在独身抵抗天劫之威!

那天劫之威,神鬼皆惊,稍有半点差错,便会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这紫电兽也是寻仇急切,竟不顾一切杀入天劫当中,直直逼取易阳的性命。易阳只好强行逆转天劫,将恐怖如斯的惊雷全部引往紫电兽身上。紫电兽虽被击杀,自己也大概因为亵渎天劫,惹恼天道,最后经脉尽断而亡……

哪知一醒来,却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棺材里!

“难道我还没死?”

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易阳顿时隐隐兴奋起来,只要自己还未死去,哪怕经脉尽断,修为全废,仍还是有希望的!他这一兴奋,刺激了大脑神经,顿时之间,许多陌生的记忆便如打开了枷锁般一一从脑海里飞涌了出来。

易阳顿时呆住了,他从这些陌生的记忆之中发现了一件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所在的这具身体虽然仍和自己同名同姓,但身份却已是截然不同。这个易阳,是琅琊山落霞一脉的弟子……

琅琊山,落霞一脉,易阳……

易阳手足冰凉,就像是被人狠狠泼了一瓢冷水,从头凉到了脚底。这到底怎么回事?易阳先前的兴奋全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用言语描叙的震惊和惶恐,一时间他无法冷静思考。

……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边似乎有了轻微的细碎脚步声。

然后,易阳就听见了一阵女子凄婉急切的抽泣声,很细很细,紧接着越哭越大,最后终于放声哭诉:

“师兄,你为何不听我劝,非要这般急切地找那陈尊报仇呢?……师傅才刚走,如今你也走了,留下师妹一人,今后这落霞一脉,我孤掌难鸣,这可如何是好……”

这女子伤心的哭声不似作假,彷徨凄惨,听得令人心碎,易阳听得心里五味杂陈,很是难过。

当世琅琊山,乃是正道数一数二的大宗派;而琅琊山又分七脉,易阳的师傅长清道人生前就是琅琊山落霞一脉的掌管者;落霞一脉人丁稀薄,仅仅二人,而易阳,就是长清道人的首徒。

这正在伤心哭泣的“师妹”,就是落霞一脉除却易阳以外唯一的弟子。

易阳先前那震惊惶恐的心,在这时,慢慢的安定了下来,本该死去的人,又重新获得了生命,这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哭泣仍未停止,师妹嘶哑的嗓音听得愈发令人心碎,易阳不禁为她难过,同时也在心中下好了决定,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就要好好的活下去,为了自己,也为了这个为“自己”流泪的师妹。

“别哭了。”

易阳有心想要出声安慰,奈何他声音太小,无法透过棺材。他想推开棺材板,又奈何此刻气力太小,左肋又传来阵阵剧痛,无法强行推开。

易阳不禁苦笑,只好等待气力恢复,再想办法出去吧。

“砰!”

忽然,易阳听到了一声剧烈的撞响,就像是大门被人踢开了。

紧接着,一道猥琐的声音带着几分调戏的语调从门外传来:“哎呦呦,文裙香,你在哭丧么?”

“二蛇,是你?你来作甚么?”小师妹文裙香止住哭声,惊呼道。

那二蛇阴测测笑道:“嘿嘿……我?我当然是来看望长清道长呀。”

文裙香怒叱道:“你这小人,明知家师不久前已仙去,还明知故问,是欺我落霞一脉无人么?”

“欺你?”二蛇哈哈笑道:“你们落霞一脉,人丁稀薄,本就少人,如今那易阳也已死去,你还叫得出人么?”

“你……”闻言,文裙香又惊又怒,似乎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二蛇这话,简直无耻到了极点,就连躺在棺材里的易阳听见了也忍不住火冒三丈,拳头捏得嘎啦直响。

深深呼吸,平复了心中愤怒的心情,文裙香冷冷道:“二蛇,你休要说风凉话!我落霞峰并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二蛇仍然嘻嘻笑道:“文裙香,你要我离开,我就偏不离开,而且我现在就要你离开。”

“你说什么?你要我离开?”文裙香一愣,旋即冷笑道。

“嗯,你必须离开!”

二蛇不笑了,声音淡淡道:“文裙香,想必你也清楚,琅琊山七脉管理者,向来是传男不传女,你一介女流之辈,留在落霞峰,难不成,是想要坏了规矩,接掌落霞峰么?”

文裙香娇躯不禁一震!

二蛇接着道:“如今长清道人、易阳皆已死去,偌大的落霞峰无人管理,不成体统。所以我家主人特命我暂来收管落霞峰,待他出关,便会接掌落霞峰,成为新的掌管者。你明白了么?”

“你……”文裙香声音颤抖,居然被气得连话也说不出了。

“当然了,你若想留在落霞峰,那倒也无妨。我家主人念你灵根惊人,有意与你结成道侣,不知文姑娘意下如何?”

二蛇嘿嘿笑道。

易阳不禁为文裙香暗自焦急,这二蛇的主人名叫陈尊,乃是长清道人曾经的最为得意的弟子,但不知为何他后来改投琅琊山另一门脉,令长清道人丢尽了颜面,从此心灰意冷,对落霞峰不闻不问,落霞一脉也就没落了下来。

而且,直到现在易阳仍深深怀疑,师傅长清道人的离奇死亡,与这陈尊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据易阳脑海里凌乱的记忆,这陈尊一直对文裙香的美色垂涎,如今长清道人已仙去,自己也“死去”了,落霞峰已无人可出头,陈尊哪会不逼迫文裙香就范?

“你无耻!”

文裙香怒叱道:“不要脸,真不要脸!陈尊狗贼欺师灭祖,残害同门,出言不逊,丧心病狂,如今竟妄想吞我落霞峰,毁我清白,真是可笑可耻可悲可恨到极点!”

二蛇冷冷道:“这么说,文姑娘你是不答应么?”

“你……你想怎样?”

“既然这样,你就莫怪我不客气了!”二蛇话锋徒然一转,冷冷道:“刘虎,你还愣着作甚么,还不快过来,把她带过去见主人!”

房间里似乎还有一个随从,闻听此言,立即应了一声,走近文裙香身旁,就想要抓着了她。

“二蛇,你敢乱来!”

文裙香怒叱了一声,随后似乎猛地挣脱刘虎的手,外边响起了一阵猛烈的推搡的响动,很快的,只听“哎呦”一声,那刘虎一声惨叫,摔倒在地。

“废物!”二蛇大骂道。

“二蛇,你就拿这种人来抓我,未免太看不起我了!”文裙香冷冷道:“我虽然入门不久,但这般货色,我还是能够应付过来的。”

虽然说是这样子说,但是她似乎体力不支,说话间,也不住的喘气。

二蛇冷冷道:“他纵然不行,但我总可以的。”他嘿嘿冷笑,声音极其猥琐:“如花似貌的美人儿,我真想就在这里……”

“你……”

……

易阳虽然看不见,但已听得十分清楚,想必这陈尊早已垂涎文裙香的美色,如今落霞峰无人,不管文裙香是否同意,就想要强取豪夺,卑鄙行径令人齿寒。此时文裙香体力不支,这二蛇又是个高手,若是被抓了,后果自然可想而知。

易阳已经代入了新的身份,通过凌乱的记忆,清楚了很多事情的因缘。一想到小师妹会被这恶人抓去,易阳就忍不住怒火中烧,全身仿佛就要爆炸了一般。他焦急万分,几乎要冲破棺材板,可是全身仍是毫无气力。

易阳焦急无比,难道任由二蛇就这样抓走小师妹么?就在这时,一股沁人的电流自易阳的丹田流串而出,一刹那,打通了全身被封堵的经脉。易阳只感觉全身经脉已通,左肋疼痛不复存在,全身都充满了新的元力,力量无穷无尽,仿佛一拳就可以轻易击碎那厚重的棺材板。

倏地——

“轰!”

易阳一拳打出,坚硬的棺材板被打得四分五裂,碎板翻天而起!

二蛇顿时傻住了,他万万没想到,那原本被主人一剑刺死的易阳,此刻竟又活生生的从棺材里翻出,就像是诈尸了一般。

他惊骇欲绝,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逃命。

易阳冷冷直笑,双指并拢,伸向前如寒星般一点,打在二蛇“笑腰穴”上。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