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第一婚恋:独宠头号佳妻

上架时间:2018-08-30

第一婚恋:独宠头号佳妻 已完结

第一婚恋:独宠头号佳妻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十多一 分类:总裁豪门

第一次见面,她没有躲开他的目光,从此,他为她画地为牢,他宠她如命,她却因为恨,伤他至深。 她拿着刀刺进他身体的时候,他忍着痛对她挤出一抹微笑,“我不痛,你别哭。” 再次见面,他们都变了,然而也没变,他这一生唯一改不掉的,就是无限制的宠着她,看不得她受一点点儿的伤害。 终于有一天,他要结婚了,她以死相逼,他面无表情,“别闹了,柳离。” “南宫澈,我爱你,你也爱我对不对?” “不爱。” 要如何才能唤醒一颗尘封许久的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初冬的雨夜,寒风肆意,细雨沁骨。

简约风格的卧室里,柳离一身白色收腰淑女裙坐在青草绿的沙发上,细嚼慢咽的吃着牛排。

站在她对面的南宫澈看她愿意吃东西便放心的转身要离开。

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柳离突然问他,“你说,最让你痛不欲生的事情是什么?”

南宫澈放在门把手上的大手一紧,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倏然回头看着已经将刀子抵在脖子上的柳离。

她对他绝望的轻笑了一下,“我死在你面前,如何?”

“咔嚓。”一声,夜空中一道闪光一闪而过,雷声轰隆。

南宫澈的心猛然紧揪着,他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他的一句话,一个动作都会让柳离情绪失控。

他紧张的喉咙发紧,“柳离,先把刀子放下,我们好好谈谈。”

两人四目相对,他的惶恐不安,她尽收眼底。

南宫澈,你也有如此害怕的时候,是怕会看到她死在他面前,内疚一辈子,这一生心灵都无法得到救赎吗?

“等我死了,你一定要记得,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全家,我会一直阴魂不散的缠着你们全家,让你们今生都不得好死。”

“柳离!”南宫澈怒了,是柳离彻底的激怒了他,他怒目圆瞪着柳离,她可以选择一万种形式来报仇,而不是拿她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南宫澈一步一步缓慢的走近柳离,每走一步,他的脚心都犹如踩在针尖上,喉结生疼。

“柳离,把刀子给我,你完全可以选择更好的方式来为你们的父母报仇,要不你杀了我,你应该知道,如果我死了,我爸妈一定也活不下去,柳离,我死行吗。”

最后一句话,不是对她的疑问,而是他对她的乞求,他宁愿自己死,也不能看着她死。

柳离笑的更加悲凉,“你怎么这么自私啊,南宫澈你真的不知道吗?你死了我会痛!”

后面的一句她几乎是吼出来的,她悲伤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悄无声息的烙印在她的生命里?

她大喊的时候手里的刀子划破了脖颈上的皮肤,有红色的鲜血在往外流。

南宫澈心惊到心脏快要抽搐,他站在最合适的位置,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动作准备夺走柳离手里的刀子。

怎么也没想到,柳离会反手一个动作将刀子举过了头顶。

平时动作再灵敏的南宫澈,此时最怕的也是柳离会受伤,两人抢夺刀子的时候,他更重要的是保护好她。

柳离脚底一滑,身体往后倒去,南宫澈第一反应就是保护她,而她单手紧拽着他肩上的衣服拉着他一起往身后的大床上倒去……

柳离手里的刀子本来是抵在自己腹部的,可就在最后一刻,南宫澈却将刀尖强行转了方向。

小小的牛排刀,几乎全部刺进了南宫澈的腹部,他疼的眉心紧蹙了一下,但很快就舒展开来。

两人四目相接,他看着她,勾唇微微的笑了一下,如释重负般的呼了口气,“有点儿疼,不过还好,没事。”

柳离不知道刚才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直到她感觉拿着刀子的手上有温热的液体滑下,她慌了。

泪水无法抑制的往外涌,泪眼朦胧的看着趴在自己上方的南宫澈,仿佛失去声音一般,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她没想伤害他的,更没想到自己会伤害到他,他完全可以不用这么做的。

南宫澈轻叹了口气,抬手温柔的擦掉她眼角的泪,嗓音温润,“别哭,我不疼。”

他的声音让柳离骤然清醒,她推开他,紧凝着他白色衬衣已被染成的大片红色。

红色,她最不想看到的颜色,或许对别人而言,红色是喜庆的,可于她而言,红色是别离。

四年前她亲眼目睹爸爸妈妈躺在红色的血泊上,无论她怎么的叫他们,他们都没有在应声。

今天,又是红色,他白色的衬衣上,她白色的裙子上,还有白色的大床上,都是那刺目的红色。

南宫澈知道她吓坏了,看她惊慌无措的样子就知道把她吓到了,他忍住疼痛,哑声安慰她,“我经常受伤的,这点儿伤根本不算什么,很快就能恢复的。”

柳离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他,鬼使神差般狠心的对他说,“南宫澈,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就此罢休,我还是会去找你的父母报仇的。”

所以,你才要努力的好好活着。

后面那句柳离没有说出来,她准备去打急救电话的时候,南宫少卿和杜雪芩冲了进来,等他们看到好多血的时候都被吓到了。

南宫少卿二话不说,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顺便把家庭医生叫了过来。

杜雪芩则是跑了进来,直接推倒了站在旁边的柳离,“儿子,是不是柳离干的,她是想要杀了你吗。”

被推倒在地的柳离冷声嗤笑,这么快就判定是她想要杀了她儿子。

或许杜雪芩早就想找机会让柳离消失在她的世界,也或许是因为柳离的确动了她的心头肉。

杜雪芩见柳离表情嘲讽,气得干脆就打了电话报警。对方来得很迅速,不到五分钟就出现在南宫家。

当时家庭医生已经来了,南宫还在包扎伤口,杜雪芩义愤填膺的指着麻木的柳离,“就是她,是她故意杀人,想要了我儿子的命。”

警察们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南宫澈,有家庭医生在给他简单的处理伤口,没有检查报告,目前也不太清楚他的身体情况如何。

南宫澈也没有想到妈妈会报警,甚至和警察这么说,他看了完全没有打算辩解的柳离一眼,说,“不是那样的,这刀是我自己不小心插进去的。”

柳离倏然抬头,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直接告诉警察她是想要杀他,岂不是很简单的就把她除掉了,都不用担心她会对他的家人报复。

杜雪芩是下定决心要趁机毁掉柳离,“澈,不要因为我们收留了她四年,就把她当成我们的家人,如果她把我们当成家人,今天就不会这么狠心的……”

“够了!”柳离突然出声,她打断了杜雪芩那荒唐的话,家人?真是讽刺。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