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

上架时间:2019-06-25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 连载中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金小卷 分类:总裁豪门

整个景城,她名声狼藉,是会所里的“大小姐”,也是谈判桌上雷厉风行的江小姐,还是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霸道男人嘴里的猎物。 她本以为只是个一夜情的对象,却没想到越牵扯越深,最后竟然把自己都给要进去了,而这个男人竟然就是传闻中花心滥情还和自己妹妹不清不楚的顾大少。 不过,在她面前倒是有点儿像护食的小狼狗? 又是一夜过后。 她把钱搁在床头,本来准备像之前一样一走了之,却听见身后恶狠狠的磨牙声。 “女人,你又把我当牛郎?” 她眯了眯眼,“咱们现在是离过婚的人,你出力我出钱,有什么不对的吗?” 顾燃危险的笑了笑,“没有我的允许,这个婚你能离的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初秋,每一丝风都裹挟着阴冷。

顾家的别墅被鲜花和气球装点的浪漫又高贵。

江言笙扶了下长发,对着镜子补了妆,才端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优雅的走了进去。

她穿着露背的浅色长裙,露出弧度动人的后背,看起来清纯极了,但是还是有不少嘴碎的人在她背后小声议论。

“这不是这不是刚和顾大少离了婚的江小姐吗?顾小姐的生日宴她竟然还敢来?”

“这不是来了嘛?”

“都离过一次婚了,还是跟顾大少,以后还有谁敢娶……”

“哎,这可未必……”

议论的人一半是说她爆如雷霆般的婚姻,另一半却还带着三分审视和垂涎的看着她的脸。

江言笙心里膈应的不行,微微挑眉,琥珀色的眼眸里闪着凌厉的冷光,环顾一圈。

刚才还敢捂着嘴说话的人顿时安静如同鹌鹑。

被侍从恭敬的带到了大厅里,江言笙漫不经心的拿起了一杯酒来回摇晃不过一会儿,这次生日宴的主角就迫不及待的提着她的裙子过来了。

“言笙姐你怎么来了……?”顾依依穿了一身白裙,刚拨开人群过来的时候还真挺像一个白莲小公主,身材凹凸有致,肤若凝脂。

美中不足的是,这小公主的眼睛看不见东西。

更准确的说,顾依依的眼睛看不见,不过她的脑子倒是活络的很。

顾依依脸上带着害羞的微红,仰头说话的时候声音轻轻的,吐气如兰这个词也不是吹的,但是江言笙是半点欣赏的心情也没有,她稍稍碰了下顾依依的手臂,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半步。

上一回和这位瓷娃娃靠的太近了,结果人家摔一跤,周围人立马觉得是她不通情达理,还真是百口莫辩。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位顾大少的原因,这位顾小姐似乎每次总喜欢给她找点儿麻烦。

就算她三天前已经单方面和顾大少离婚了,顾依依还是跟块狗皮膏药一样甩不开。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爸爸让我给你带点礼物。”她说着砰的把手上的礼盒放在桌上,脸上带着得体温柔的笑容,像是衷心来祝福顾依依生日的,唯有眼底满是寒意,“既然礼物带到了,我就该走了。”

江言笙把一双纤细优雅的手从黑色手套里拿出来,指尖轻轻点了下桌子,语重心长的提醒道:“还有,虽然我三天前已经和顾燃离婚了,但是现在手续还没有完全下来,我还是你的大嫂,不要这样姐姐妹妹的叫,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你哥有什么不一般的关系呢……”

江言笙说话的时候,周围敬酒的人群有一瞬间的寂静,所以就算她声音不大,说的每个字也清清楚楚的进了这些人的耳朵里。

顾家在景城身份高贵,来的自然是顶层名流精英,在听到了她说的话时候还能够面不改色的接着各说各的,只是余光都不约而同的汇聚在这里,人人都竖起了耳朵。

“嗤!”

她突兀的听见顾依依身后传来一声男人的轻笑声,顺着抬眸看过去,只见一个五官深邃,身形宽阔,眼瞳漆黑的优雅男人正慵懒的斜靠在长桌边上,合身剪裁的西装一丝褶皱都没有。

隔得距离不是太远,江言笙嗅到空气中传来一丝烟草混合的清新香味。

男人的唇缝紧紧的抿着,要不是刚才她明确的看到是这人笑了,估计也要质疑一下自己的眼睛。

两人视线对上的一瞬间,江言笙觉得这人莫名的有些眼熟,但是男人刀尖一般令人发麻的眼睛实在让人不敢多看,下一秒她就移开了视线。

“言……嫂子这是说什么呢?”被江言笙逼着改口,顾依依的面色难看,她就算看不见别人的反应,也能感觉到无数双眼睛聚焦过来的灼热。

顾依依嘴唇都要咬出血了,却磨不出一个字来。

江言笙这个女人,竟然还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跌面子!

果然当初就不应该看着那门婚礼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成了!

一只手下意识的把身侧的白裙搅得团在一起,顾依依微微抬了下下巴,没有神色的灰色眼瞳怪异的盯着二楼尽头的一个房间,半晌才把虚无的实现挪回来江言笙身上。

“我说什么了?”江言笙有些无奈的摊摊手,“顾燃是顾家的养子,和你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但这也不代表他不是你哥啊!”

“而且这婚礼办的快,走得也快,我可是自始至终连新郎都没看见过一次,要不是为了我妈的遗言,你以为我稀罕你们顾家?”江言笙微微前倾,优美的脖颈像是一只高贵的天鹅。

顾依依攥紧手,长长的指甲深深陷入手心里,出了血都不知道,她猛的上前几步,手指刚碰到江言笙的衣服就被轻轻甩开。

“这么多人,顾小姐想做什么……?”

虽然知道顾依依看不见,但是面上功夫还是要做足了,江言笙只轻轻皱了下眉头,很快就不见不耐烦,只周身气息瞬的冷淡了下来。

顾家的脏事儿不少,顾依依却从不曾放在台面上讲。

但这也足够让江言笙心里犯呕。

嫁到顾家的那几天别说顾燃从头到尾都见不到人,这个小姑子更是每天在她跟前泪流满面,旁敲侧击的说心酸爱情故事,要不是她知道这两人是兄妹,她还差点要当真了!

“嫂子既然来了……”

顾依依的眼瞳里映出女人的窈窕身影,她又“看”了眼二楼紧闭的房门,感受到那里的悄无声息,她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顾依依咬了下嘴唇,从旁边的桌上捞起两杯早就在那里的酒,递了一杯到江言笙面前,轻巧的笑着,有些挑衅的抬起下巴。

“也别说我招待不周,喝杯酒再走吧。”

江言笙低下头,眼底闪过幽深的光芒。

顾依依给的东西能喝?这小白莲吃相可真难看。

她今天来,早就打定主意要撕破脸了。

“开车来的,不方便喝酒,不过既然是顾小姐的意思……”

江言笙微笑接过酒杯,对上顾依依看不见东西的眼睛,当着众人的面一歪,酒水尽数洒在地上。

“多谢款待。”

满场抽气声此起彼伏,是没想到江言笙竟然真这么大胆子敢甩脸。

“你……!”顾依依虽然看不见,但她听得见。气的手一松,自己那杯霎时摔在地上,啪地一声四分五裂。

耳边清脆的高跟鞋声走远。

江言笙竟然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依依气的胸口不断起伏,没想到江言笙这么不按常理出牌,而那个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在她跌了面子的时候又迟迟不出现!

要不是江言笙!要不是江言笙,她怎么会现在被人摆在明面上嘲讽?

她的脸上表情一瞬间扭曲,冷笑一声招来了几个恭敬的黑西装男人。

来来往往的宾客见江言笙已经走了,也纷纷把头扭过来,唯有刚才近距离看戏的男人优雅的擦了擦手,没一会儿就消失了踪影。

到了地下车库,江言笙还没来得及掏出钥匙。

寂静无人车库里除了她这边的声音,突然传来了零星的脚步声!

心头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重,江言笙车门还没打开就被人缠上了。

穿西装的男人脸上面无表情,“江小姐,不好意思了。”

下一秒她的身体腾空,手腕被人毫不留情的攥住,力道大的她倒抽一口冷气,她反抗一下就被更强的力道按回去。

“顾依依让你们来的?”江言笙一边冷静的问道,一边不动声色的去够掉在一边的包,她随身带了防狼电棒,是以备不时之需的。

西装男脸跟门一样板,“无可奉告。”

他一脚把顾依依的包踢到了更远的地方,手上不知何时拿了个小巧玲珑的东西。

“江小姐请不要做无用的挣扎。”

江言笙心里一凉,她低低抽泣了下,“我真是命苦,明明之前还是一家人,怎么转眼小姑子就派人来对我下毒手?她是顾家小姐,我老公还是顾氏总裁呢!你们要是现在敢对我动手,小心他收拾你们!”

西装男面不改色,也不把江言笙的威胁放在心上。

等他走近了,江言笙才看清他手上的是什么东西。

竟然是一根针管!

顾依依到底想干什么?就算给她下毒想要杀了她也不该选在这种地方吧!难不成是想要强迫她吸毒?

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那东西根本沾不得!

“妈的,顾依依这个贱人……”

她嘴里吐出一口狠狠的气,疯狂的挣扎起来,但是男人抓的她手臂青紫,一动不动的压在车门上。

江言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针管里的东西尽数进了身体里。

不过片刻,她就觉得眼前不清明起来。

耳边的脚步声杂乱而让人心惊,江言笙手腕上的桎梏怎么都甩不开,视野里模糊一片,她把嘴唇都咬破了才恢复一丝神智。

要真是那东西,她怕是要被顾依依害死!

“景江海宴,小姐说了,送到1143房的王总那里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