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我家娇妻初养成

上架时间:2019-05-21

我家娇妻初养成 已完结

我家娇妻初养成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童童 分类:总裁豪门

他真是魔鬼?他真是魔鬼?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这箱子里面装的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游戏过火了,离开他。

深色西装的男人有一双夜色的眸,深不见底,暗沉可怕,而从他薄唇里吐出的话,温和,却霸道,让人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服从。

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女,抱着胳膊靠在玻璃窗边,脸上尽是折不断的倔强和冷傲。

“他是我的人,你敢动他试试。”苏凌心扬起眉,看着窗外的夜景,仿佛还处于叛逆期,整个人随时都会变成刺猬。

“苏凌心。”当顾少轩称呼她的全名时,意味着他的耐心快到了尽头,也许接下来会使用极端的手段。

“不要威胁我。”这个世界也许只有苏凌心敢用这种态度和年轻的商业霸主对着来,换成其他人,看到顾少轩沉下了脸色,一定忍不住想跪下来求饶。

顾少轩看着渐渐蜕变的少女,两年的时间,她越来越美丽,如同冰山上半绽的艳红花蕾,只有那脾气,依旧执拗倔强,让他看到……看到就想折断她的锐气,将她永远囚禁在自己身边,逼迫她完全绽放,再也无法看到任何男人!

拿起行动电话,顾少轩从不会威胁别人,他只会行动。

“让他消失。”对着电话冷冷吐出四个字来,顾少轩幽沉的双眸一直锁在苏凌心的脸上,她的任何细微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顾少轩,你敢!”苏凌心脸色终于变了,她冲到顾少轩面前,伸手去抢他手里的电话,像一只恶狠狠的小狼,露出尖锐的利齿,“他要是消失了,我也会消失!”

她继承了父亲的凌厉气势和母亲的美貌,发起狠来像猎食动物,亮着白森森的牙齿,眼神里有着可怕的杀气。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四肢修长,体魄强健,西服最适合这种身材匀称的人来穿,加上他的俊秀到极致的眉眼,带着三分逼人的艳丽七分摄人的英气,眼里的那抹阴郁的暗,让顾少轩看上去更是魅惑无边。

他是亚洲最大的商业集团继承者,年轻,俊美,有着从容淡定的狠辣冷厉,如同罂粟,令无数女人渴望与之共度一晚,也让无数男人忌惮害怕。

没有人敢怀疑苏睿的眼光,当他将帝天集团交给一个年仅十九岁的少年时,所有人都不敢非议。

而顾少轩用了三年的时间,也证明了苏睿永远是正确的。

现在,顾少轩成了第二个苏睿——独裁专制,永远正确,不能被反抗和拒绝的苏睿。

唯独对这个少女,他做不到狠绝。

顾少轩的手微微一偏,让她抢不到行动电话,坐在沙发上不动声色的任她缠上来,淡淡说道:“比起三年前,该长肉的地方长了肉。”

“你……给我撤销命令,撤销!”苏凌心虽然身手敏捷,但顾少轩相比依旧有着差距,她索性骑在他的腿上,想压住他,不管他浓郁的双眸和滚烫的身躯,只想阻止这个命令。

水蜜桃般的少女,仿佛一碰就会流出清甜的汁液来,这让顾少轩的喉头微微一紧,完美的自控力有瓦解的趋向。

真想现在就占有她!捆起来没日没夜的侵占!

可他已经忍了那么久,不想在最后的日子里食言。

也正是因为长久的忍耐,积攒下来的特殊渴望,才变得那么疯狂。

“苏凌心,你应该学会请求。”顾少轩硬生生克制住自己疯狂的想法,伸手将她的手腕擒住,反折到她的腰后,微微抬起眸,盯着少女水亮的双眸,说道。

“不需要你来教我!”苏凌心胸口起伏着,轻易就被他制住的感觉非常糟糕,她低下头,狠狠往他额头上撞去,“我受够了你,不准再插手我的生活,不准!”

在顾少轩的眼中,她永远都是个孩子,就算固执暴躁,也只是个单纯透明反射着耀眼光芒的孩子。

不像他,如同死寂的黑夜,没有一丝光亮。

将自己的额头撞的很痛,苏凌心眼冒金星的喘着气,坐在顾少轩的腿上,无力的伏在他的肩膀上,喘息了几秒之后,终于对他放软了声音:“顾少轩,求你,别那么做。”

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低头,可是顾少轩并没有预想中的开心,相反,他更加的生气。

因为这小妮子是为另一个男人求他,虽然那还不算是真正的男人,最多只能用少年来称呼。

那个少年,是她最喜欢的……玩具。

是的,对十五岁就失去了至亲的苏凌心来说,比自己小一岁的凌昊风,是她寂寞时的玩具。

他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每天在街头巷角游荡着,像个小叫花。

苏凌心在父亲去世时,跟着灵车出去的路上,看见了这个瘦弱的男孩被一群人围着揍,她命令司机停下,将他带了回来。

她喜欢这个同样倔强的男孩子,因为他们看上去是那么的相似……

阵痛的额头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捂住,顾少轩从不会将喜怒浮现在脸上,他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时候,或许是他想杀人的时候。

这一刻,他就变的很温柔。

“疼吗?”温柔的声音,温柔的动作,顾少轩对她,一向都像对待珍宝,近乎完美的呵护,也近乎完美的束缚。

苏凌心不回答,只是突然张口,咬住他的肩,这个想要夺走她一切的男人,她恨他。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将他送走,如果要我动手,你这辈子也见不到他。”顾少轩似乎对疼痛没多少感觉,尽管做工精良的西服下,肌肤已被她咬破,他的声音依旧温和平稳,“明天晚上,我会回来和你一起吃饭。”

苏凌心恨恨的从他身上翻下来,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被攥出红色痕迹的手腕,眼里闪着怒火,却不再抗拒他的话。

她知道这个男人的言下之意,明天晚上之前,昊风必须离开苏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