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都市之携美同行

上架时间:2019-05-06

都市之携美同行 连载中

都市之携美同行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倾城日光薇娜 分类:都市异能

石金通过20年不懈的努力,去华山盛会争夺千年娇子,但有许多长辈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教主之位。这一路上遇到了种种险关,他能闯过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995年10月6日黄昏,一场绵绵细雨之后,天气放睛,空气中含着一股凉意。

  在上海西北角高档住宅古华花苑8憧13号内,八位衣着休闲的靓女簇拥着一位个头不高,体态偏瘦,脸色红润,高鼻梁,微卷短发由右向左三七逆分的男子,在说笑中出了大楼。

  这男子一身品牌,皮尔卡丹金丝眼镜,法国鳄鱼T恤,花花公子西裤,黄白双色格子鳄鱼背带,奶黄色尖头皮鞋,手捏大哥大手机,他就是枫叶服饰,璐恣咨询,和天缘网站的老板,三十七岁的石金。

  大楼前,停着黑色林肯、绿色福特、黄色凌志、银灰色宝马这4辆私家小车。

  “老爸,坐哪一辆。”十二岁的小帅哥佳威,指指四辆小车,笑呵呵地问走到身旁的父亲。石金没吭声,端着满腹心事摸摸儿子的头,朝四辆小车扫来扫去,象是很难择选。但,他最后的目光,停留在了宝马车上。佳威乐了,朝站在父亲右侧一位销人魂魄的绝世美女笑着说:“怎么样,老姐,我猜得没错吧。”

  这来自宝岛台湾的美女,叫敏敏,二十六岁,身高168,体重51公斤,是石金的大弟子,也是相爱了四年的恋人,身价超过五千万人民币的私企女老板。她爷爷是河南驻马店人,父亲生在上海,母亲是有二分之一英国血缘的意大利人,说来也是个地道的混血儿,一头纯天然的淡黄色金发似卷非卷地散落在肩上,洁白的鹅蛋脸泛着淡淡的红晕,柳叶眉下翻翘着乌黑浓密的睫毛,闪着一双妖媚透亮的丹凤眼,那尖高的鼻梁,杏嘴齿白,甜甜的微笑中略显惹人的酒窝,无不显露她的纯美。米色无袖立领衫衬,托出她白洁的长颈,突出的锁骨下显露出那么一点点诱人的酥软耸乳,白肤纤臂,柳腰翘臀,灰白色的牛仔西短显露出润泽健长的美腿。“佳威。”她拉过小帅哥的手,微笑着摸摸他的头,亲切地说:“别老泡在游戏上。老姐和你靓姐不在,周未就暂时别来这里,懂吗?”佳威乖巧地点点头,她接着说:“老姐给你买了一部手机,是你喜欢的那种,摩托罗拉翻盖,蛮酷的。想你老爸时,就打给他,别心疼话费。噢。”佳威又点了点头。

  “上车上车。又不是走了不回来,这么多话累不累啊。”

  程菲这小靓妹嚷了一声后,朝敏敏挥挥手,伸手打开了宝马的前车门,石金深情地望了儿子一眼,张嘴想说什么,但却没说出来,随后在自己的轻叹声中,弯腰钻进了马宝车,隔窗望着儿子。

  这十九岁的小靓妹,是石金门下的三弟子,159的身高,配上38公斤的体重,显得十分小巧玲珑,明亮的大眼一眨一眨地象在说话,小S体型夹在这堆女人中间,就象个袖珍美女。“佳威,靓姐在你书包里放了二千元,你看着花吧,别亏了自己的嘴。”她拍拍佳威的肩,又补了一句:“你老姐买的手机,也在你的书包里。如没钱了,靓姐再汇给你。”说完,她推上了宝马的车门,朝佳威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式,又拍了一下身前那位白发女孩的肩。“走啊。怎么,二姐也想上宝马,做他俩的灯泡去啊。”笑着走到福特车旁,打开了驾驶室的门,又朝敏敏挥了挥手,叫了句:“上车吧。”然后坐了进去,关上了车门。

  敏敏似乎对佳威有万分的不舍,伸手又将他搂在了怀里,抚摸着他的头,过了很久才放开了他,然后抬手抹了一下湿润的双眼,打开宝马的驾驶车门,朝佳威点头笑了笑,在轻叹声中钻了进去,关上了车门。

  白发女孩叫迪娜,是英国某娱乐节目的美女主持,二十四岁。“佳威。”她亲热地叫了一声,从夹在腋下的乳白色小包里,取出一叠钱,和一张彩色照片,塞在佳威的手里。“这是你妹妹艾丝莉的照片。”说着,摸摸佳威的头,在他的前额下吻了一下,拉开福特车门钻了进去。

  随即,另外五个女人朝佳威挥挥手,分别坐进了林肯和凌志车,关上了车门。

  “老爸,老姐,娜娜姐,靓姐,一路平安,早点回来。”

  佳威挥手喊着,目送着四辆小车从身边慢慢驶过,渐渐远去,直到消逝在车流中。但这位小帅哥决不会想到,一个危险的旅程伴随着自己的父亲和未来的继母,由此拉开了序幕。

  此次旅程,对石金来说,此意义非常重大。

  旅程的第一站,是陕西华阴,石金将为来自亚州各地区的二十八位新学员,讲解《自然体貌的纯美》概念,传授《靓丽宝典》秘笺课目,并挑选其中几位为门下静修弟子;第二站是西岳华山,华夏佛道141个大小分支,将于10月15日上午八时整,代表海内外七十八万多观音弟子,在华山举行十年一届的盛会,作为皖南怪道的衣钵传人,他也在被邀名单之列;第三站是古城西安,他将为静尼师太等十七位《艳躯丽容》督导大师,讲解自创的《八十一式辅助》手法,和畅谈自己的督导经验;第四站是湖北房县,11月5日,是华夏佛道护教左使神农野人的百岁寿席,他作为十个首席佳宾之一,将携徒前去庆贺;最后一站是河南省会郑州,他将在郑州国际饭店与四弟子黎郡会合后,他们师徒十人将考察郑州周边各市县的旅游投资环境,和当地官员洽谈旅游项目的合作意向,最后返回上海,全程计划约两个半月。

  这份旅程计划与陪同名单,早在半年前就已经制定完毕,只是在出发前几天,由于黎郡有急事飞回纽约,而出生于华阴的凤烟又对师父死缠烂打,非要同往,这才由凤烟取代黎郡,开始了旅程。

  凤烟出生在华阴,二十一岁嫁到西安,女儿出生数日后就不幸夭折,公婆说她命不好,婚姻由此破裂。她回到华阴老家,靠摆地摊,卖水果,贩水产,开小吃店,七年后终于打拚出了一家500多平方的酒楼,三十一岁杀回西安,开始了自己的事业,现在拥有七百万的身价。但不幸的是,正当事业蒸蒸日上之时,仅三十六岁突然闭经,到医院一捡查,医生说她已步入了更年,这犹如睛天霹厉,连死的杂念都有。她天生姿色靓丽,妩媚诱人,大S魔鬼身材不知倾倒了多少成功男士,由于对婚姻产生了恐惧,所以她既没再婚,也没寻找个情人筑一港湾,除了事业上的成就,没有任何乐趣。但可怕的绝经,很快引发了她的惊恐,肌肤开始干枯,娇艳性感的曲线逐渐成了油桶,面色发黄,细纹也一条条地爬了出来。“天呐,这让人还怎么活呀。”以丽容娇艳为豪的她,在绝望中割脉自杀,多亏被小妹如烟发现送入医院,不然哪有今日。在四处求医中,她认识了华夏佛道支脉紫衣观的主持五岳神巫,并从神巫的口中得知《艳躯丽容》静修课目,或许能医治她的病,还给了她一份《艳躯丽容》静修课目督导大师的名单和地址。

  无意间的收获,使凤烟喜出望外,似乎再生之日就在眼前,忙携二十万拜师求艺费,驾驶座骑林肯,按着名单上的地扯,跑了大半个中国,却不想由于年龄超大而四外碰壁,冷遭拒绝,还要承受巨大的嘲笑与讽刺之痛。接连的不幸,让她欲哭无泪,看淡尘俟,绝望中来到上海,在这座大都市里胡乱挥霍了二十万巨款后,来到了外滩,爬上江堤,险些铸成大错,一头扎入没有盖子的黄浦江。

  可幸运之神,并没有与凤烟说拜拜,就在她跳江的一瞬间,恰巧敏敏和程菲路过拉住了她,并将她带到了仁慈可亲的石金面前。“静尼师太,徐再艳,欧阳丽,江露,章鱼儿,盖二妹。”她说出了一长串的名子,这些均是当今亚州《艳躯丽容》静修课目的顶级督导大师,督导师,也是石金的同门。

  拜师初期,凤烟并没有看好石金,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只是抱着一试的心态,按照师父所提供的静修课目和要求,用心地做着。但谁知,静修了八个月之后,竟然出现了奇迹,闭经了整整十五个月之后,污血又突然出现在了她的内裤上,量虽然不多,但足够让她惊喜若狂,彻夜难眠。更让她发狂的是,当从众多师姐的口中得知,自己静修的是传说中的《靓丽宝典》秘笺,而静尼师太她们所督导的《艳躯丽容》静修课目,只是《靓丽宝典》秘笺中的一些基本静修课目时,她惊诧了。“这不是因祸得福吗?”在随后的半年里,不但来了令她心跳的三次月经,肤质与肤色也有了明显的改观,腿瘦了,腰细了,少了8公斤体重,使她的耸乳变得丰满而又性感。她终于明白,自己撞上了比静尼师太她们高出百倍千倍的神奇师父,而如此大的变化,除了石金高超的督导水平外,主要是来自他的单科辅助,和双科辅助这两项奇特的辅助课目。

  在石金现有的十五个徒弟中,凤烟的年龄虽然最大,但按照华夏佛道的入门规矩,她却成了众人的小师妹。而年龄上的差异,并不妨碍师父对她的呵护,体贴,关爱,与宠信。而且,石金不但没收取她分文拜师求艺费,还让她白吃白住,对她的关怀无微不至,如此师徒情缘,使她很快就象众师姐一样,得了“恋师”综合症,坠入了不可自拔的情网。但有敏敏,迪娜,和程菲在,她永远没有回恩师的机会。

  当黎郡飞回纽约,凤烟终于觅到了良机,便对师父进行死泡烂缠,又哭又闹,还让敏敏和迪娜为自己美言,迫使师父就范,打消了由宋月莲顶替黎郡的想法。旅程陪同名单最终敲定后,她一整天都在打电话,联系西安的名厨赶赴华阴,采购飞禽走兽,预订华山旅游最区最昂贵的客房,让自己在华阴的酒楼停止营业张灯结彩,并购置师父传授《靓丽宝典》秘笺课目所需的一切设施,还让人按装了舞台灯光和音响设备。她要利用这次机会,好好报答师父的再造之恩,也给众师姐一个惊喜。

  石金没有坐林肯,这让凤烟觉得很是伤感,对大师姐敏敏的嫉妒又增加了一份。随即,师父的声音就在她的手机里响起,并让她成为这次旅程的领队时,她的虚荣心顿时得到了安慰,明白师父还是想着她的。

  “米拉,在你心目中,师父是一个怎样的人?”凤烟想了解师父更多的事,只有不失时机地向自己的师姐们打听。二十一岁的米拉,是来自美国的亿富小姐,在弟子中排在第八,是西欧几家杂志的封面模特,某位国际级球星的娇娃,正在静修三级圣女课目。“你说师父啊。”她问了一句,欢畅地笑了,随后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说:“他是我心目中的神。一个所向无敌的男人。”听了这话,凤烟很是失望,禁不住轻叹了一声,又问另一位师姐:“那,你是怎么看的?苏妃。”

  有四分之一泰国王室血缘的曼谷女郎苏妃,时装模特出身,与敏敏同龄,先米拉一步拜师求艺,聪慧妖媚,静修认真,做人有原则,是石金最看好的衣钵传人之一。“首先,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师父。他有情感,重义气,不贪财,不近色,有才华,又善良亲切,懂得怜香惜玉,在疼女孩之余,又能让你剧烈跳动芳心,幽默之中蕴藏着深不可测的超强智慧,这对女孩都有极大的吸引力。”说完了一大堆优点后,谁知她语气一变,竟然又说起了师父的缺点:“他心太软弱,爱管闲事,睡觉打呼噜,烟瘾又大,怕女孩掉眼泪是他致命的死穴,而过分地宠爱与呵护。”说到这,她忽然停了下来,望了一眼窗外,叹息了一声后,摇了摇头,深有体会地说:“过于宠爱和默认女孩的爱,是他最不该的缺点。”因为,她曾深深爱过自己的师父。

除了叹息声,苏妃的每一句话,都烙在了凤烟的心里。她立即用手机,拔通了如烟的电话:“小妹,马上去找方总,拿一箱三五牌香烟送到华阴。记住,要正宗的,是白咀的那种,别搞错了。”挂了电话,她不再吭声,专心驾车,想着心事,恨不得立即飞到华阴,让师父瞧瞧自己的神通广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