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穿越之医女不易

上架时间:2019-01-11

穿越之医女不易 已完结

穿越之医女不易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岁岁 分类:穿越架空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如何生存下去。一朝穿越,慕昭从现代大二医学生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游医,先是从乱葬岗中救起了少年宋延卿,后来又因为烂好心与他去救助被绑架的胞弟,却因此被迫牵扯进了一场阴谋之中。江湖险恶,朝堂之上刀光剑影皆杀人不见血,慕昭心生退意,但因为这里有她所爱之人,她不愿看他一人苦苦支撑只好常伴君侧,为他排忧解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近官府查的厉害,你们还是先回乡避避吧。”

  男子呷了口茶,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扔给了眼前这俩位中年人,心里有些不舍但还是故作大方的继续说道,“这是三爷给你们的奖赏,等风声过去了,有了水灵的姑娘你们再给送来便是。”

  “是是是,多谢虎哥您嘞,麻烦您也替我们给三爷问个好。”

  其中一人上前接了银钱,语气有些谄媚,朝眼前人行了个礼,然后便拉着身边的婆子走了。

  他们是靠贩卖人口为生的,因为面相看上去忠厚老实,蒙骗了不少良家妇女,只可惜最近人口失踪的多了,官府便查的厉害,害得他们只好回乡避祸,几个人虽然不甘但也没有办法。

  好在这翠红楼的老板一直与他们有通往来,现下也打发了了他们些银钱。

  茅草屋内

  慕昭觉得脑袋疼的厉害,四肢无力的紧,她皱了皱眉,想睁开眼睛但是又没有办法,用手摸了摸似乎是被纱布包裹了起来。

  在床上迷迷瞪瞪的躺了会儿,直到一双手将她扶起喂了点汤药她才缓和了过来。

  汤药入口,慕昭嘴里苦的厉害,她摸着脑袋上的伤口回想当时发生的事。

  自己与好友林子一起聚会,回城路上拦了辆车,谁知道那司机尽然心怀不轨,在他持刀朝她们扑上来的瞬间,慕昭身上带着的玉石坠子发出了刺眼的光亮,然后她便晕了过去。

  看样子自己应该是被后来赶到的警察送到了医院,不知道司机会被处以什么罪名,想起那人慕昭就心慌,还好现在是没事了。

  慕昭的精神很快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她眨巴着眼摸索着下床,却被一双手给拦着了。

  “医生,我这病情没大碍吧?”

  慕昭借着她的手从床上爬了起来,在触碰到那粗糙又干燥的皮肤时慕昭没忍住起了身鸡皮疙瘩,这护士的手怎么那么粗糙阿。

  “你好,我的病没什么大碍吧?”

  慕昭又问了遍,但还是没有得到回应。

  因为之前被药汤熏晕了鼻子,这会儿消散许多后她才能闻到周围并没有医院那独特的消毒水的味道,她一把甩开那人的手,将纱布从脸上扯了下来。

  “你到底是谁?我这是在哪?”

  慕昭虽然因为摘下纱布后依旧看不清楚东西有点着急心慌但脸上却没有显露出来,她抿着嘴,试探着往外挪动着步伐。

  透过阳光慕昭模糊的看见那人站在一旁,用手比划着什么,因为动作太快,慕昭眼神不好她也就放弃了,飞快的跑了出去,拉了一个男人进来。

  如果她不是在医院那这是在哪?慕昭扶着桌子精神有些不济,还有她的朋友林子现在身在何处?

  “姑娘,你醒啦。”

  男人跑过来和那老妇一起将慕昭又扶回了床上,然后开口向她解释。

  “姑娘你不要害怕,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庄稼人,不会害你的。这是我家老婆子,不能说话,但是能够听懂。我们是在路边发现你的,看你晕倒了便带了回来,你脸上的伤也是我们帮忙包扎的。”

  听完这男人的解释,慕昭心里松了口气,不是坏人就好,当时他们聚会的地方是在郊外,那这两人应该就是附近居住的村民吧。

  老妇出门给慕昭拿了点吃的,端在手中一脸慈爱的看着她,慕昭摸着脑袋想了想接了过来,打算给医院打个电话,也不知道她在这躺了多久了,回去肯定要乱套。

  “叔叔阿,咱们这是哪?你这有电话吗?我想打个电话给家人。”

  男人看了看老妇,俩个人面面相觑,都露出一脸迷茫,这姑娘脑袋应该没摔着阿。

  老妇朝男子使了个眼色,这眼睛本来就不好,脑子还坏的,那可卖不了什么好价钱啊。

  男人上下打量了下慕昭,见她面色如常也不像是那痴傻之人便继续说道:“电话是何物阿?姑娘你身体还没好,等缓一会儿再去找家人吧。”

  “阿?噢,好吧。没事,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谢谢你们的好意了。”

  慕昭以为是他们年纪太大,没接触过手机电话这些,虽然奇怪,但也没有过多纠结。

  “姑娘你就耐心在我们这待着养伤吧。”

  男人留下这句话就继续去屋外忙活了,留下慕昭和老妇在屋子里,慕昭在床上躺了几天身体都乏了便想在房间外走走,老妇也耐心的扶着她到处走动着。

  不知道是不是慕昭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位老妇感觉怪怪的,让她感觉不适。

  到了傍晚她精神才又好了些,慕昭伸手在眼前晃了晃,发现还是老样子,不知道是不是灯光太暗的缘故,甚至还不如白天的可见度。

  她心下一凉,抓着胳膊给自己诊了个脉,没有异样。慕昭想起之前喝的汤药,心下懊恼,还是该马上去医院治疗的。

  在她想的入神时,老妇在屋外看她醒了便又端了碗汤药进来。

  慕昭没忙着喝,推脱说饿了让她帮忙再拿点吃的进来,趁着老妇去拿吃的这功夫慕昭赶紧找了个空罐子将药倒了进去,然后塞回了原处。

  老妇进来时用别样的眼神看了看她,慕昭有点心虚,想她应该是没看见的,接过了那吃食。

  见她喝了,老妇露出笑容来,伸手摸了摸慕昭的头发,拿着慕昭吃剩下的空碗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木门。

  慕昭躺在床上听见老妇走了之后便马上爬了起来,在门边听了会儿声,屋外老妇和那男人正在商讨着什么,没说一会儿估摸发现有人偷听便停了声音,俩个人回了房去。

  听见外面没有动静了慕昭就想打开门看看,却发现已经被反锁上了,她拍了下门,叫来了那男人。

  “姑娘有什么事吗?”

  “我肚子痛的厉害想要上厕所。”

  慕昭也不在乎什么面子了,直接向他说明自己的需要,但是却被男人拒绝了。

  “房间内有便桶,姑娘眼睛不方便还是先凑合着用吧。”

  男人突然一顿,冷着脸说完便走了,也不再理会慕昭说什么,慕昭心知自己这算是变相的被人囚禁了,她回到床上开始思考该如何逃出这里。

  这房子虽然不大但还是挺结实的,门被锁上后只有拿到老妇手中的钥匙才行,也不知道她们囚禁她到底是要干嘛,不会是想把她卖给什么熊瞎子吧。

  慕昭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身上的东西都不见了踪迹,玉石坠子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估摸着是被那俩人给谋去了。

  另一房间内,老妇正在昏暗的油灯下仔细观察慕昭所带的一些物品,他们俩人之前不曾见识过这些,觉得十分好奇。

  男人手里拿着一张五十元的货币,忍不住用手在上面摩梭了俩下——乖乖的,这画像还挺独特,莫不是什么武功秘籍或是什么密函?

  两个人在一起商讨了半天也没个准确答案,那老妇忍耐不住了,开口道:“老头子,俺说直接把她卖给那村口的黄二瞎子不就得了嘛,干嘛还要费劲心思的药瞎她眼睛?”

  “你当我没有想过嘛,这女子突然浑身鲜血的出现在那荒山野岭中,看面相和穿着打扮哪里是那普通的村妇,指不定是哪家小姐或者官家逃出来的小妾呢,如果让她记得我们的面容谁知道会带来什么事呢。”

  男人忍不住啧了一声,这小娘子面容倒是生的好看,性情也不错,就是来路不明了些,不然指定不能便宜了那黄二瞎子。

  老妇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朝地下呸了一口,这老东西一天心思多的很,然后又去打量从慕昭身上顺下来的东西去了。

  嗨,你别说有钱人家的东西就是不同,这镜子都比普通人家的清晰。那镜子后面还带有着图案,老妇虽然看不懂但也心里欢喜的很,捧着爱不释手。

  她发现慕昭那身衣裳也是个好的,虽然款式奇怪了些但手感却是顶真的好,在那翠红楼里看了那么多姑娘也没见过她们穿这种材质的。心中一阵羡慕,打定主意找个时机就把慕昭那身衣裳给扒拉下来,留着给自己的侄女穿。

  原来这两个庄稼人就是那专门在其他县城拐卖妇女小孩的,他们在回乡避难的路上正好遇见了被玉石坠子带到这里的慕昭便将她一起带了回来,眼下正盘算着将她打发给那黄二瞎子。

  夜半十分,在一片漆黑里,慕昭却被亮光惊醒了,那玉石坠子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了她身边。一道浅浅的绿光围绕着它,过了没一会儿亮光变的柔和起来,慕昭打量了下它,将它挂回了脖子上。

  这玉石坠子是家里老人给的,说是从老祖宗那流传下来的,玉石大多都通灵,也不知道这坠子是不是像书中所说生了灵智或是有特异功效,竟然自己会发出光亮来。

  慕昭跑到门边尝试再打开看看,这次却直接将那门锁给拧了下来,慕昭看着那铁锁,猜想应该是那玉石坠子带来的效果,不然凭她这个弱鸡是不能徒手撕锁的。

  门既然开了,慕昭也不再啰嗦,趁夜找到大门溜了出去。

  等一口气跑到再也看不见那村落的地方慕昭才敢稍微放慢脚步,她一边行走一边观察着四周的环境,这地方也太偏了吧。

  此时月朗星稀也看的不是太过清楚,但是那绵绵不绝的大山加上时不时叫嚷一声的鸟禽让慕昭怀疑自己已经被拐卖到某个深山老林里了。

  她越想越心惊,这要是被抓回去还不如被那司机逮住一了百了呢,脚步逐渐加快,也不往那大道走了,幸好那玉石坠子还带着点微光可以视物,不然慕昭这一摸黑乱走走到坑里就好玩了。

  慕昭怀疑这玉石坠子可能就是个夜光石,别的特异功能也没见它发挥出来。

  正吐槽着,身后不远处却隐隐约约出现了火把的光亮,慕昭吓了一大跳,估摸是那些人发现她跑了便出来找她来了。

  慕昭赶紧奔跑起来,那灌木荆棘不时从她身旁经过在她身上和脸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在这危急时刻慕昭也顾不得这许多,大步流星往前面跑去。

  跑了大概半个时辰后,她体力有些不支,喘了几口气后慕昭看到不远处有个坑洞,挺隐蔽的。身后的追兵并没有因为追逐时间长短而放弃眼看就要到慕昭跟前了,在这生死关头慕昭也顾不得那坑洞是作何用处了。

  “哎,前面那就是乱葬岗了,叔,俺们就别过去了吧。”

  为首的几个男子开始嘀咕起来,对于他们而言这种地方还是挺忌讳的,特别是这半夜,万一去了惹着什么东西就不好了,于是几个人便生了退意。

  “几个大男人还怕这,等找到那小娘子,得了钱我再分你们一成。”

  之前打算药瞎慕昭的男子不愿意放弃这白来的银钱便催促他们快点去找慕昭,但那几个人因为之前这里刚下葬过一个病人,心生忌惮不敢上前一步。

  他怒骂一声,啐了一口口水在手上拿着火把就往那乱葬岗走,因为紧张手发抖火把也随之抖动起来,耳边时不时还有乌鸦的叫声传来。

  在往前行走了没几步后,男子感觉裤腿旁有个东西飞快划过他的小腿,冰凉刺骨,他抬眼向四周望去,但又看不见在哪里,突然想起那些民间传说怪力乱神,加上本身就心虚更加不敢在这待下去了。

  男子赶紧拿着火把向回走去,走了没一会儿便看到其他几人还在那等他,看见他回来便殷切的围了过来,看来他们是不舍的银钱又不想进去便把希望放在了这男人身上。

  “叔,可有看到那小娘子?”

  这人本来仗着年纪大,就老是欺压他们,眼下也不敢说自己也因为害怕没敢去看,为了不跌面子只好说那小娘子腿脚快已经跑了,几人只好放弃失望而归。

  慕昭躲在那坑洞好一会儿见无人追来,便知道他们是因为害怕不敢上前,幸好她之前是学医的,本身胆子就大也不怕那些。

  总算是躲过去了,现在就考虑怎么回家了,想起那绵绵山路慕昭心里就发虚,靠她这双脚得走到何年何月阿。

  在心情复杂下慕昭从坑洞里爬了出来,打算重新找方向往大道上走,在路过一小土坑时却被什么东西拽住了裤脚,她心猛的一跳,不是这么倒霉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