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女主总是出戏

上架时间:2018-11-14

女主总是出戏 已完结

女主总是出戏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獠牙 分类:都市言情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我说,要有女主,于是杨棉花就诞生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杨棉花最近很是头疼。当然了,能让她头疼的事情无非只有一件,那就是缺钱。毕竟在杨棉花的心里,钱能解决掉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事情。

也不知道杨棉花哪里来的这么重的金钱观,反正她觉得这个世界上能用钱来解决的问题都不是事儿。除了生死,钱最大。

而今,她的两位发小准备今年年底结婚,可怜的杨棉花还在上学并没有什么多余的金钱来随份子。

唉,这苦逼的人生啊。

虐待单身汪也就罢了,还想掏空单身汪的钱包。

不过话说回来,杨棉花前不久刚刚攒了一笔小钱买了个新手机,那是她之前当枪手替人写玛丽苏网文赚回来的钱,国庆长假的时候还趁此机会小小地旅游了一下,可惜那些钱早就被她挥霍一空了。现在的她,口袋光光,一分不剩。

要不要重操旧业?

杨棉花思考了不到三秒钟,就义无反顾地决定去码字了。去了贴吧发帖求续写。一气呵成。

不过是半个小时,就有人加了杨棉花的QQ号。两人很快就商量好了,金主给了人设和章纲。杨棉花刷刷刷毫不费劲得写完了。一写完,杨棉花就坐在椅子上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才把试稿发给了金主。

但是……

让杨棉花没有想到的是,金主竟然拿了试稿跑了,跑了……

exm?这是一种什么新操作?

杨棉花一脸蒙逼地看着QQ消息里红色的感叹号,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她这是再次遇见了骗子?

一年前杨棉花写散接的时候遇见过一次骗子,当时白白给人家写了八千多字,没有想到不过是时隔一年她就又遇见骗子了。

好吧好吧,不气不气。杨棉花嘛,人如其名,性子也有点像棉花。她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去曝光自己写的东西。所以杨棉花撒欢儿地去发了贴子,顺便把人家人设扒拉了一下。

杨棉花在帖子里写下:请大家欣赏棉花的小学生文笔~

……

当沈丘赫得知自己被赶出剧组以后,有些失魂落魄,所以也没有再次恳求导演给自己机会,只是站在房间里有些呆楞,苏晓眠做人怎么可以这样呢?他真的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够做的这么绝,不留一丝情面。

不仅假装不认识他,还让导演把自己给辞了,真是蛇蝎心肠,好歹算是夫妻一场,她怎么能把自己的路堵的那么死呢!

“臭婊子,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你哭着求我的时候,既然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想到这里沈丘赫“呸”地一声吐了口痰。

到底还是不甘心,沈丘赫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骂骂咧咧地诅咒苏晓眠。离开宾馆前,他回头看了一眼这地方,转过身去就看到不远处苏晓眠和众人正在一边吃着烧烤一边开怀大笑。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等我成了影帝,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们就算跪着求我我也不会原谅你们……”

沈丘赫仰头撩了下自己的刘海,提着东西打算离开。但也许是因为沈丘赫头昂的太高,没有看到地上的一块石头,一不小心被绊倒,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可不得了,沈丘赫的额头被贴在了地上,摔出了血。不仅如此,他还被地上的泥灰呛了满口鼻。

“真他妈晦气!”

沈丘赫踉跄地站起来,扑了扑自己衣服上的灰,拽了拽身上的西服裤,这是他昨天刚买的阿玛尼西服,真是可惜了,被石子刮出了一条缝。看来人倒霉,不仅喝凉水都会塞牙,就连走路都会摔跤。

但沈丘赫没有去想自己摔倒是因为走路不小心,反而把他今天所遭受的一切都归咎到了苏晓眠身上,如果她不让导演把自己辞退了,那么自己怎么可能摔倒呢?又怎么可能会破相呢?

坏人总是有一番自我辩解的诡道,却从未想过是自己的原因,在他们看来,他们是不会犯错的,他们是完美无缺的。当然了,就算犯错了也是别人导致的。

这世上总有这么一些这么奇葩又无耻的人的,没办法。我们改变不了他们的脑回路,也矫正不了他们的价值观,所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他们。

这也是苏晓眠一定要和沈丘赫离婚的原因了。有些人不进行深度接触,只是看表面衣冠根本看不出内里的禽兽本质。

第二日清晨,苏晓眠饭后和几个特别好的演员打了招呼就去拍摄场地去背剧本了,虽然她曾经是影后,但那毕竟是曾经了。哪怕她知道这部电影里的所有工作人员几乎都是为她一个人服务的,但她还是想要靠自己的实力来赢得每个人的尊重,而不是白白地享受乔铭琛的庇护。

苏晓眠是骨子里带有傲气的女人。她不想等以后被别人提起她名字的时候,说她是靠乔铭琛上位的。她想等以后别人提起她时把自己放在和乔铭琛同样的地位。所以,她背起剧本来很是用心。

不知不觉日上中头,拍摄场地来往的人员也多了起来。虽然苏晓眠足够认真,但别人不停来访的视线那么灼热,还有那时不时传入耳边的窃窃私语让她皱起了眉头。

现在的演员们素质已经如此低下了吗?可以随便在别人背后指指点点?

苏晓眠啪地一声,摔下手中的剧本。把离她不远处,正在窃窃私语的两个女孩吓了一跳。

“你们两个过来……”

“我们?”

“对,就是你们,尤其是你,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吗?我听到你提起我的名字三次,视线往我身上投的次数不下于十次,有什么话和不满,我们当面说……”

苏晓眠很不舒服,这些人整天在别人背后唧唧歪歪,连她背个剧本也不得安生。

其中反问的那个圆脸的女孩被苏大影后的气势一吓,顿时啥话也说不出来了,眼眶顿时涌上泪水,一副将哭欲哭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苏晓眠怎么着她了呢。

幸好,圆脸女孩旁边的闺蜜是个冷静的,她先是用手扶了扶眼镜框才不慌不忙地解释道: “抱歉,苏小姐,我朋友并非对您有什么不满,她只是看到了微博头条上有人说您的坏话,所以之前才会这么冒犯。我为我朋友的不礼貌给您抱歉,还请您大人大量原谅我们。”

“……”

“微博?”苏晓眠楞了一下,她没有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又发生什么了?

苏晓眠消了气,对着二人挥挥手示意二人离开。

等二人一转身,苏晓眠就从爱马仕包包里掏出来手机,打开微博一看,果然,微博上出现了很多不利于自己的言论。最醒目的还是第一条某娱乐圈狗仔伟哥爆的料。“前影后苏某耍大牌,深夜把男配角沈某赶出剧组……”

“该死的,这沈丘赫怎么阴魂不散!”苏晓眠一看微博就知道又是沈丘赫在给自己泼脏水了。她早就和他划清界限了,她离婚了,什么财产也没要还不够吗?他到底想要自己怎么样!难道想逼死自己吗?

某人怎么可以不知廉耻到这种地步?信口胡说,满嘴谎言。什么她把他推到在地导致破相什么的,简直是子虚乌有好嘛!她对于沈丘赫这种人恨不得离得远远地,看都不看一眼,怎么会和他拉扯,又怎么会推他呢?

更何况沈丘赫一个大男人能这么轻易就被女人推倒吗?这些人是没有脑子吗?这种话都相信并拿出来散播……

可恶,当真可恶!

苏晓眠继续往下拉微博,竟然看到后续,沈丘赫要在今天下午两点召开记者会……

沈丘赫,他怎么敢?怎么敢无耻到这种地步?

苏晓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吐了出去,她告诉自己冷静冷静,不生气,她不是早就看清楚沈丘赫衣冠楚楚背后的真面目了吗?

幸好,她已经和他离婚了。

……

复制完最后一句话,杨棉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说实话,她做这一行有两年了,每次假期她都会去接点散活,然后清一清自己的购物车。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现在骗子都这么猖獗了。虽然她之前也听别人说什么去网文墙曝光骗子啊,拖稿啊……

但是她总觉得这个世界上总是好人多的,而且哪有那么容易就被骗啊,可惜已经被打脸两次了。

叹了口气,杨棉花拿起桌子上放着的另一个手机,登陆自己的小号,发了条说说,主要是对自己之前试稿的那篇小说的人设进行吐槽。

嗯,脑残人设。

“男主徒手办娱乐圈”,那人给杨棉花的人设里就是这么描述的,这人设莫名其妙地喜感,让她想起了一部抗日神剧,虽然忘了电视剧的剧名,但是剧中人物手撕鬼子的画面一直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她总觉得这和那电视剧有异曲同工之秒。

杨棉花在小号空间里狠狠地吐槽了一番,然后下了QQ,她的心情还是有些丧,又觉得自己的行为幼稚得像个小学生。

唉,还是好丧。

算了,心情不好就睡觉吧。脱了鞋袜,杨棉花认命地爬上了床。

反正在杨棉花的生活中没有什么是睡一觉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睡醒了再吃顿麻辣火锅好了。

只要睡醒了,就是全新的心情了。

杨棉花盖好被子,闭了眼睛,不到五分钟,就入了梦。

“你后悔吗?”

杨棉花梦见自己呆在一片大雾里,周围灰蒙蒙的,并没有看见人,但是听见有声音在问“你后悔吗?”

杨棉花满头雾水,“哈?后悔什么?”,这声音让她一愣,分明是自己的声音啊,但她并没有开口只是在心里想了下而已……

“不管你是否后悔,犯了错就得去弥补,毕竟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喂,你别诬赖我,我可不记得自己背负债务,更何况我杨棉花向来行的正做的直”,杨棉花默默吐槽她从来不欠别人钱的好嘛。

“跟我走吧”

“喂,你要带我去哪儿?”,杨棉花脑子飞速运转,她知道自己是入了梦魇了,只是她醒不过来,意识仿佛被什么打了结一般。

是不是得拜拜菩萨了?刚想到这里杨棉花就眼前一黑。同时,她的意识空间也变得扭曲起来。

“就因为你……我要在时空缝隙里多挣扎一百年……你得……”

“负责”。

话一出口,穆苍梧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接着他低沉地笑了一声,负责?难道不应该是接受惩罚吗?明明就是因为这个女人,自己才会在时空监狱里多呆一百年,他才没办法去找妻子的!

不过穆苍梧也没有太在意,挥手就撕开了杨棉花的意识空间,把杨棉花的灵魂转送到了其他的世界,她总得接受点惩罚。穆苍梧接着就想给杨棉花的灵魂动点手脚,无奈巡逻的时空风暴就来了。穆苍梧只好提前进入休眠期。

“叮铃铃,叮铃铃……”下课声翻来覆去地响,终于把沉睡的杨棉花叫醒了。她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反应不过来。她不是在宿舍睡觉嘛,怎么一睁眼变成了教室?

敲敲脑袋,一定是还没睡醒。杨棉花闭上眼睛,使劲儿揉了揉,再睁开一看,还是教室……

嗯?怎么会?

同学们都缩水了吗?这么年轻,而且还穿着清一色的校服,校服?看到这里她立马瞪大了眼睛,再仔细看,杨棉花这才发现这群同学的脸面都很生,那么说她可能是穿越了?

杨棉花使劲儿掐了下自己的腿,嘶~真疼。看来不是做梦。

她有些恍惚,毕竟在她小的时候,想过无数次重生或者穿越的场景,只是从来没有实现过。现在梦想成真了她反而觉得有些恍惚。像是还在梦里,不真实。

直到……

【宿主你好,我是灵魂穿越系统007,不用怀疑,宿主你确实是穿越了】

什么?灵魂穿越系统007?杨棉花觉得自己脑子出现幻觉了。她张望着左右瞅了瞅,确定没有人说话,同学们都在各玩各的。

猜你喜欢